#恰糖推文#你个小O怎么把A给欺负哭了?

资讯日期:2021-07-22 22:27
《和总裁一起的日子》
剧情简介

因为出柜被扫地出门的程青州,又被人当做乞丐赶走。 

一个月后,那个把他当作乞丐赶走的男人成了他的房东。 

程青州作为一个纯0,既不萌,也不嫩,顶着一张英俊的脸可劲儿放飞自我。可他以为的放飞,却是总裁眼里的挑豆。 

终于有一天,总裁抬起他高贵的右手,抓住程青州的衣领,把他拖进了房里~

第1章扫地出门


程青州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家里扫地出门。 

——“你以后不要再回来!”

——“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因为喜欢男生的事情被发现,他的父亲在盛怒之下把他赶出了家门。那是一个暴雪天气,整座城市都被皑皑白雪掩盖。电视新闻里说,这是十年一遇的罕见暴风雪。地面都结了冰,举目望去,几乎不见什么人,所有人都在这种天气下尽可能地减少了外出。

程青州连行李箱都没有来得及拿就被赶了出来,全身上下一只手机,一个钱包。风像刀子一样刮过来。他嘴唇冻得哆嗦,好不容易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立即进去取暖。他给宋泉打电话,问能不能去他家住几天。宋泉是他的死党,也知道他的X取向,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的性取向后没有疏远他的朋友。可这一次宋泉也没有办法,他和家里人去了夏威夷度假,并不在家。

找不到朋友家借住的话,就只能去住旅馆。可他钱包里面只有一百来块钱,也不知道能撑几天。他坐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供人吃泡面的长脚凳上发愁,托腮望着落地窗外漫天风雪。

发了半天愁,他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怎么办,当务之急都是赚钱。可是该怎么赚钱呢?

程青州现在只是一个年满十八的高三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也没有什么谋生的本领,十二年义务教育也只是让他多认识了几个字,每次考试都吊车尾。

如果问他身上还有什么可取之处的话,那便是他那副好皮囊了。

他这人,平时懒懒散散,喜欢打游戏,经常熬夜看小说,精神不济,但在出柜之前却受人欢迎。原因无二,他有一张俊俏可爱的脸。一米七八的个子顶着一张花美男的脸,足以在任何一个高中校园吸纳一大批花痴粉。

他心思一动,要不然自己去当明星吧?可明星也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去哪儿当?程青州愁苦地搓了搓自己的脸,一点儿没有被家里赶出来的伤心与愤怒,只有对将来食不果腹的担心。

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是宋泉。程青州接通电话,喂了一声,问:“干嘛?你要是来跟我炫耀夏威夷有多好玩,等你回来后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凶残。

宋泉在电话那头长长地哼了一声,“老子可是辛辛苦苦帮你找下家好吗?放着蓝天白云沙滩不看,帮你一个一个地打电话,你麻溜儿地打个车去中天基金,我跟我哥说了,你去他家暂住几天,等我回来了再说。”

“啊?”程青州瞪大眼睛,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靠!小泉子,你太够朋友了!”

三十分钟后,程青州哆哆嗦嗦地蹲在中天基金大楼门口下面,躲避风雪,双手抱着身体,一张俊俏的小脸也被凛冽的风吹得红彤彤的。

他皱起眉,小声叱骂道:“小犊子宋泉!”

这时,宋泉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程青州还没有说话,宋泉率先不满地说:“程青州,你是不是傻啊?竟然直接跟我哥说你是被家里赶出来的,这我哥哪里敢带你回去住!你这个猪脑子!”

程青州一肚子的脾气被宋泉给骂没了。好像宋泉骂的……也挺有道理。

他揉揉自己的脸,说:“算了,我今天先去找家旅馆住着吧。”

“你身上钱够吗?要不我转你点?”

“不够,你转我点吧。”程青州立即顺着杆往上爬,嘿嘿笑了一声。

宋泉轻·····

五分钟后,程青州看了一眼宋泉转来的两百块钱,松了口气。这两百加上自己钱包里的一百多,不去那种好酒店,只去宾馆或者青旅的话,抠抠搜搜也能撑个五六天了。

他得想办法在这五六天里找到一份工作,还是日结的那种,这样才能活下去。

这时,中天基金的大门忽然有一行人从里面走出来。程青州蹲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几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正在往外面走。走在最前面那个,一米八往上的个子,五官宛如斧凿一般深刻俊朗,不苟言笑,冷得跟外面的天气似的,偏偏穿一身黑色西装,系一条深蓝色领带,肩宽腰瘦大长腿,气场逼人,把后面随行的几个男人衬得跟马仔似的。也许就是马仔也说不定。

因为这个男人太帅,而且是一种属于男人的英气的帅,所以程青州不免多看了两眼。他默默地想,要是自己以后也能够找一个这样帅气的男人做男朋友就好了,不枉他因为出柜被他爸赶出家门。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忽然停住了脚步,一双黑色皮鞋恰好停驻在他的视线中央,这让程青州愣了愣,然后抬起头。

偏巧在这个时候,因为吹了半天寒风,一溜儿鼻涕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什么时候公司门口也允许蹲乞丐了?”那个男人皱起眉,目光嫌恶地在他身上逗留了一眼,“把他赶走!



第2章


一天之内被连续赶走两次,即使是程青州这么一颗钢铁心也不禁想问天问大地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顶着风雪一路往前走,耳朵冻得通红,他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耳朵。他从小耳朵就容易生冻疮,只要一个不注意,耳朵就会变得又红又肿,关键是特别痒,痒得浑身难受,想用根针扎进去。

程青州拿出手机想要查一查这附近有没有什么便宜的旅馆或者宾馆,最好是像青旅那样的地方。现在他一点儿都不讲究环境,越便宜越好。他两只手冻得哆哆嗦嗦地在手机屏幕上戳来戳去,有时候还因为体感温度太低,屏幕都没有反应,得用力戳两下。他并不知道他现在蹲在路边上戳手机这个姿势的的确确像个乞丐,还是那种好吃懒做、不讨人喜欢的乞丐。

有钱了不起啊,长得帅了不起啊!看我以后怎么报复你!”程青州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查旅馆,好不容易查到一千米外有一家小旅馆,只要四十块钱一个晚上,他赶紧下了单,心中也有了劲儿,蹭地一下像兔子一般蹿起来,疾步朝前走去。

到了旅馆,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前台那个给自己头发用七根彩绳绑了麻花辫、打了一个鼻钉的年轻女孩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检录身份证信息后,拿出来一张门卡,说:“先提醒一声,屋子里面没有拆包的东西全部收费。  

只提醒了这么一句,似乎是瞧出来程青州身无长物,脸上写了一个大写的“穷”。

程青州在心里面骂了一声,不爽地上楼找房间。正所谓什么样的消费什么样的服务,四十块钱一晚的旅馆唯一能值得安慰的也就是还算干净、有空调了。可程青州自己很清楚,现在不是他挑三拣四的时候,他进了屋子立即去洗了个热水澡,把一身寒气去了,全身通畅、满面红光地出来,往床上一坐,拿起手机就开始上网找工作。

此时此刻他内心无比感谢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不用他像过去的人那样,满大街看招聘广告。

他怀着感恩的心情登陆了各大招聘信息平台,一个小时后,他愤然地把那些找工作的app删掉,穿上衣服鞋子准备出门。

——十个招聘信息里面,三个是广告,三个是不要非本科生,还有四个打电话过去打听情况,一听就是营销机构。

程青州再次顶着风雪出门。不过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之前不知去路,满心彷徨,这会儿已经不用担心晚上没地方睡,只等找到赚钱的活儿,就能把自己给养活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情回忆他爸把他赶出家门的那一幕。

“搞得好像我还养不起我自己一样,有什么了不起的嘛。”程青州嘟囔了两句,双手揣兜里,往这附近的餐饮店集中区找过去。  

他自己也想明白了,像他这样高中刚毕业的年轻人,根本不用指望去写字楼里工作,就安安心心地先找个服务员之类的工作上手,解了当前的燃眉之急再说。

他还没走到餐饮店集中区那边,余光却突然扫到了左边张贴在墙上的一张招聘广告。之所以会注意到,是因为上面“招聘”那两个字实在太显眼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简直就是救死扶伤的灵丹妙药。

再仔细一看招聘要求:男,18岁-22岁,长相俊朗,一旦录用,薪酬优厚。

这招聘要求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什么工作会要求长相俊朗?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获取更多精彩!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