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雨后》作品有感

资讯日期:2021-07-22 22:39


《雨后》这张作品尺寸比我想象的要大,物象与境界处理拙朴可爱,充满着对温馨家园的记忆与美好的想象。作品元素单纯,色彩亦纯粹透露出返璞归真的心境。回顾九十年代这一时期的作品,苏百钧老师画面的朦胧感一直贯穿其中,《雨后》、《暮韵》、《雾韵》、《春寒》、《潮》、《退潮》、《割禾之后》等等均使用了虚染这一表现手段。因此可以肯定的是,艺术家在相当长的时间段里,对自我心灵的界定一直处于含蓄与美妙的氤氲中,而对意象的呈现也不同程度的体现了轻盈素质的美感。这种画面中朦胧的意象与中国传统艺术理论中内化的“气韵”观念一拍即合。

《雨后》苏百钧

单就这一张作品而言,技法的运用简练,仅有勾与染两种,然而形成的画面视觉效果并不亚于其它复杂手法的作品,其原因在于画家于有限的染法中通过叠透与比例调节分染了不同色彩层次,同时以最简练的手法使物象达到了单纯和丰富的目的。画面中的色彩分作两个部分:黄和紫灰。以白色的鸭子为视觉中心,分别黄色域在成梱的竹竿上达到饱和,同时与明度最高的白鸭形成视觉反差最大化。相应地,紫灰的明度关系以地面为主向下方渐渐降低,归于沉寂。点状的动物眼睛与题字成为了画面中弥足珍贵的重色区域,可谓惜墨如金,却在朦胧的虚空中警醒着画面的节奏,不至于沉溺于虚无。

画面的架构也与作品单纯的气息相符,大刀阔斧的省略了过多的细节,致力于整与缺的相互交错。竹竿后整前缺、后静前动,鸭子藏露有致,以圆的整体形态被条状竹竿所笼罩,双方的博弈形成了明确的节奏与秩序,一如宋画《子母鸡图》的机巧与妙造。将近五分之三的位置留给了模糊而空隙的地面,也是画家看似细腻温和气质下蕴含的果敢与大气。

苏老师对于朦胧虚染的把握有两方面的原因,从画面的需求来看虚染法可以使简单的物象充满视觉的厚度与丰富度。眼睛在捕捉形象与色彩时,会自动搜索对比强烈的部分进行锁定,模糊的空间会被忽略而利用视觉记忆来补完,这便使得画面承载了更多的意境和联想空间。其二,朦胧的技法塑造存在着一种绘画语言的情调,这种情调并非单纯的样式或风格,而是涉及创作主体对待客观事物的审视角度,而更进一步说,由此产生的绘画本身的朦胧是远重要于作为图像的朦胧性。苏老师通过了分染与笔触塑造出的朦胧意象,直接跨越了具体客观形态而指涉生命本身,是具有超越性的审美活动。


发表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