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业主意外怀孕,小区保安得知消息后,竟在酒店大摆宴席!

资讯日期:2021-07-23 00:22

“别哭了!”

赵东被她哭的有些心烦,好心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现在却摊上了事!

苏菲似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哭声渐渐止住,“你凶什么凶?”

赵东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苏菲擦了擦眼泪,“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

那双本该清澈的双眸,此时闪烁着让人畏惧的寒光。

明天就是自己的订婚宴了,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

想死的心都有,可是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赵东认真道:“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

苏菲嘲讽的回他,“任何方式?我是苏氏集团的总裁,你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就算不吃不喝,连我的一支口红都买不起!”

她想想就觉着荒唐。

“你负责?”

“你想怎么负责?”

“你能怎么负责?”

她原本只是有些霸道,却不是一个刻薄的女人。

后悔,绝望,甚至感觉到屈辱!

赵东被她问的一愣,随后也自嘲一笑。

也难怪,自己只是小区物业的一名夜班保安。

恐怕在她的眼里,自己跟路边的阿猫阿狗也没什么区别吧?

苏菲根本就不等赵东的回答。

她一边说话,一边起身,“从我家里滚出去,如果昨天的事被任何人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赵东先一步起开,正想伸手去扶,结果被她狠狠甩开。

苏菲瞪了一眼,“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赵东心里有些不痛快,抓着外套转身就走。

苏菲愣了片刻,忽然喝道:“你去哪?”

赵东有些自嘲的说,“上班!我可不像你,千金大小姐,即使不用工作也可以活的很好!”

苏菲无理取闹的命令道:“不许走!”

见赵东不搭理自己,她从床头柜抓过一件东西就扔了出去。

“我让你站住!”

赵东被砸中,心里一阵窝火。

可当他看到苏菲这副狼狈的模样,刚才想说的话又全都憋了回去。

“我刚才的话依然有效,如果你想好了让我怎么负责,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菲短暂的错愕,随后又被一抹冷笑所取代,“你巴不得我让你负责吧?”

赵东懒得解释,“随你怎么想。”

苏菲漂亮不假,有钱也不假,可他也不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的窝囊废。

门“砰”的关上。

她忽然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

赵东刚回到保安室,就听见有人叱问,“赵东,昨天晚班你去哪了?”

说话的胖子是帝苑的保安队长,姓孙,一直以来就看他不顺眼。

赵东也不想被孙胖子抓到把柄,可是该怎么解释?

“怎么?没话说了?”

赵东懒得解释,就算解释也没用。

孙胖子冷笑连连,“旷工一次,奖金没有了,另外扣你两百工资,再有下次开除处理,其他人引以为戒!”

说着话,一辆白色保时捷开进小区。

一众保安魂不守舍,孙胖子的魂也飞了过去。

帝苑是有名的富人区,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女业主。

真来这里当保安的,也没谁为了那点死工资,全都是想着走捷径少奋斗个二十年的。

车里这位,九栋业主孟娇,有钱,长得漂亮,而且还是单身。

孙胖子上前讨好,“孟小姐下班了?”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妩媚的侧脸,她娇声道:“麻烦孙队长,让人给我家送桶水。”

孙胖子殷勤的说,“我来吧,反正闲着也没事。”

孟娇摆了摆手,“哪敢劳您大驾?让小赵来吧。”

那妩媚一笑,勾走了无数人的魂儿。

众人唉声叹气,保卫科姓赵的人不少,可任谁都知道,孟娇嘴里的小赵只能是赵东。

三天两头就往九栋送一次水,几乎已经成了赵东的工作日常。

孙胖子气的直咬牙,“听见没有?还不快去!”

嘴上没说,心里却琢磨哪天寻个由头把他开除。

赵东哪能看不穿对方的心思,可眼下他急需用钱。

母亲的配型已经做下来了,五十多万的手术费用,还不算后期疗养和康复。

帝苑这里月薪五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可真要丢了这个饭碗,拿什么去填医院的窟窿?

有时候,他懊恼自己的没用,当兵五年,一身本事倒是不小,可惜能用到的地方不多。

如今母亲重病,反倒拿不出来一分钱,想想就可笑。

正想着,就听见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孙胖子看见来电显示,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苏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其他人也侧耳去听。

帝苑有个女神排名,苏菲位列榜首,尽管如此,却没人敢打她的主意。

苏女神今天就要和魏家的大少订婚,整个天州几乎没人不知道。

而魏家大少,那是天州出了名的狠角色。

敢碰她的女人,除非嫌命太长了!

苏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赵东给我送桶水。”

“苏小姐……您说什么?”

孙胖子有些郁闷,怎么又是赵东!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苏菲的声音冰寒彻骨,实在是不想再提起那个名字。

孙胖子擦着汗,“是是,听清楚了……”

“二十桶,现在送过来!”

说完,苏菲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孙胖子整个人都愣住,二十桶?

他有些幸灾乐祸的吩咐道:“赵东,九栋不急,先把水给五栋的苏小姐送过去,记住了,是二十桶!”

众人一愣,他们没听见电话的内容,还以为孙胖子是在借机报复。

赵东却隐约明白了怎么回事,八成是苏菲要整自己!

也不知道这女人打的什么算盘?

……

赵东敲门,门后露出一张冷冰冰的俏脸。

苏菲往边上一闪,仿佛不认识他一般,“送三楼去!”

三楼?

赵东虽然不爽,可是也没别的办法。

不管他为了什么目的来当这个保安,既然拿着帝苑的工资,为业主服务就是他应尽的义务。

更何况这个业主还是苏菲,昨天晚上发生了那种事,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吧?

再说了,遇事就怂那也不是他的风格。

赵东每次肩扛两桶水,即使不累,也热出一身汗。

其实帝苑是独栋别墅,每栋别墅之内都有私家电梯,不过他压根没问,以这女人的个性,估计问了也白搭。

苏菲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眼看着赵东不停的忙碌,汗水也逐渐湿透他的衣服,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让她有些意外,赵东的身材很健壮,不像其他保安那种花架子,尤其是小腹上的八块腹肌,很勾人眼球。

赵东擦汗道:“好了。”

苏菲面无表情的说,“把水倒进浴池里。”

赵东愣住,这种桶装水都是火山矿泉,一桶两百多块,这二十多桶倒下去可就是四千块。

用这种水洗澡?

你整我没关系,不要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啊!

“还愣着干什么?以为我没钱?”

苏菲掏出钱夹,拿出一把钱,看也不看的扔在地上。

赵东忍不住问,“苏菲,你脑子有病吧?”

“我没病!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有钱人的生活,你累死累活一个月,也不过这些钱吧?”

“还不够我洗一次澡的!怎么样,是不是觉着自己特没用?很窝囊?”

苏菲盯着他的表情,想从中找到一丝被羞辱的愤怒。

“我觉着你挺幼稚的。”

赵东没二话,将二十桶水直接倒进去。

苏菲气的牙根都痒痒,总觉着自己蓄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赵东转身要走,“钱不用给我,到时候算在物业费里就是了。”

苏菲呵斥道:“站住!”

赵东无奈的问,“你还想怎么样?”

苏菲又说,“再送二十桶过来!”

赵东皱了皱眉,“装不下了。”

苏菲走上前,打开浴池的地漏,四千块眨眼之间就流走了。

她得意的说,“现在能装下了!”

赵东叹气,“你还真的是有病,病的还不轻!”

苏菲怒气冲冲,“赵东,你敢骂我?信不信我投诉你!”

“随你便!”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问,“你如果想报复我,办法有很多,糟蹋钱算什么本事?你知不知道,这四千块在贫困山区可以做多少事?”

苏菲被他看的心头一颤,愧疚的感觉刚刚升起又被她狠狠掐灭!

虚伪!

她伸手一指窗外,“好啊,那我不糟蹋钱,你从这里给我跳下去!”

别看这里是三楼,以别墅的层高来算,已经相当于正常楼房五层。

真要是从这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会摔残!

赵东心头有些厌烦,“真的,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不找我的麻烦了?”

苏菲抱着肩膀说,“没错!只要你跳下去,咱们就两清了!”

她的语气中满是挑衅,似乎想要揭穿赵东那张虚伪的面具。

赵东二话不说,转身,小跑,单手撑着阳台就跳了下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以至于苏菲好一会都没缓过神。

他……他竟然真的跳了?

苏菲冲到阳台边上,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并没有报复的快意,反而还有一丝懊恼。

昨天她虽然喝多了,可意识还是清醒的。

苏菲觉着,应该是那杯酒被人动了手脚。

不过木已成舟,再说什么都晚了。

她是苏家用尽全部资源培养出来的女人,这些年来小心心翼翼,半步不敢行将就错,为的就是家族荣光。

可眼下这算怎么回事,把这一切怪在别人的身上?

苏菲抹了抹眼角,抱着肩膀看向天空,告诫自己不能低头,王冠会掉。

赵东有些意外的问,“你哭了?”

他原本以为会听见一道报复式的冷笑,没成想,却看到了那张冰冷面具下的柔弱。

难道她之前的不在乎,之前的倔强和强势全都是装出来的?

想到此处,他忽然有些心疼,不管苏菲如何强势,如何霸道,也终究是一个女人。

自己的女人!

听见赵东的声音,她一脸惊诧的转过头,“你……你没跳?”

赵东解释,“我跳了,又上来了。”

“骗子,虚伪的男人,你就是一个懦夫!”

苏菲很想骂人,可是良好的家教让她一阵词穷,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

赵东耸耸肩,“事实证明,我即使这样做了,你也不会好受,而且就算我真的跳下去,也不会怎么样。”

苏菲根本没认真听赵东的话,“你这个无赖……我杀了你!”

她扑了过去,两只手在赵东身上一阵疯狂的拍打。

赵东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有些无奈的看向她,“你这是杀人,还是在挠痒痒?”

“我……”

苏菲气的不轻,最后张嘴咬在赵东的肩头。

力气不小,唇齿间很快就品尝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见赵东没反应,她往后退了一步,“你不疼?”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如果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可以忍着。”

他不得不承认,苏菲的确是祸水级别的女神,即使生气的时候,也依然漂亮的不像话。

苏菲心一软,结果瞥见赵东的目光,忽然感觉一阵恶心。

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也不例外!

“可恶!”

苏菲骂着,一记撩阴腿踢了过去。

赵东挡开的同时,嘴里也忍不住骂道:“你疯了?!”

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苏菲冷笑,“你怎么不忍着了?”

赵东黑着脸,这玩意能忍么?

苏菲不依不饶,一脚接一脚的踢了过去,“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苏菲,你再跟我蹬鼻子上脸,老子可就不客气了!”

赵东有些不耐烦,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他又不是泥捏的。

苏菲仰着脸叫嚣,“不客气?好啊,有本事你打我啊!”

赵东郁闷,打是肯定下不去手。

他干脆抓住苏菲,准备给她一个教训。

“啊!”

苏菲一声尖叫,顺手拽了一把赵东的衣角,将他整个人一同带倒!

过了许久,苏菲将怒火倾泻完后,终于是冷静了下来。

赵东点上一根烟,心情有点糟糕。

因为麻烦没有解决,反而变得更加复杂了。

苏菲这次平静了很多,“滚开!”

赵东黑着脸,都说男人是翻脸不认人,这话有偏颇。

等他起开时,苏菲已经打开了钱夹。

“我说了,钱不用给我,从物业费里面扣。”

“这是你的劳动所得!”

苏菲把钱一扔,算是为两个人的关系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解释。

赵东阴沉着脸,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当我是什么人?

见他不肯收钱,苏菲笑着来了一句,“这就走了?钱从物业费里面扣啊!”

赵东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听见这话一个踉跄,险些没摔下去。

苏菲“扑哧”一笑,然后笑的越来越大声,最后竟然变成歇斯底里的痛哭。

哭声过后,她慢慢抬起头,之前的柔弱和委屈全都不见踪影。

拿起江诗丹顿的手表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刚过,距离她的订婚宴还有四个小时。

不管一会等待自己的是阴谋诡计,还是狂风暴雨,她都必须要去面对。

她不能退,也无路可退!

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不止自己会摔的粉身碎骨,整个苏家也会荡然无存!

外人只当是她是苏家的女神,身家过亿的霸道女总裁。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这两个身份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

……

赵东刚回到值班室,就听见孙胖子嚣张道:“赵东,去宿舍收拾东西吧,你被开除了!”

赵东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孙胖子得意的说,“你被投诉了!”

不等赵东开口问,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解释,“五栋的业主投诉你,说是对你的服务不满意!”

赵东傻眼,心中犹如万马狂奔而过,什么叫对我的服务不满意?

孙胖子落井下石的呵斥,“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收拾东西滚蛋!苏女神发了话,这次谁替你求情也没用!”

赵东已经听明白了,这是苏菲的意思。

可刚才又是怎么回事,最后的疯狂?

保卫室里安安静静,有人同情,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

赵东虽然为人不错,可是长的精神,又会几手硬功夫,他要是走了,那就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不等孙胖子催促,一道窈窕的身影映入眼帘。

“孟小姐,您怎么来了?”

孙胖子急忙上前,把赵东的事忘到了脑后。

孟娇挑着眉头问,“我要的水,已经等了整整一个上午,怎么还不给我送?”

“我这就安排人。”

孙胖子喊过一个亲信。

孟娇有些不悦,“我之前的话你没听见?”

“孟小姐,是这样的,赵东已经被我们公司开除了,他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帝苑的保安了,所以没有资格给您送水了。”

孟娇狐疑,“哦,开除了?为什么?”

孙胖子理所应当的说,“昨天旷工,今天又被客户投诉!”

孟娇有些意外。

整个帝苑的保安都是些什么人,她心里当然清楚,也只有赵东是个例外。

她虽然暂时看不出赵东的深浅,但是这个男人很有本事,最关键是没有坏心思,而且做事认真。

他竟然会被投诉?

谁这么无聊!

孟娇看向赵东问,“孙队长说的是真的,你真被开除了?”

见赵东点头,她乐呵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过来给我当保镖吧,每月两万,这下你总没有理由拒绝吧?”

孙胖子脸都变了,脱口问道:“孟小姐……你说什么?”

他实在想不明白,赵东这个王八蛋到底有哪点好,竟然能让孟娇青眼相加。

不等赵东答应,一辆法拉利跑车从众人身后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一身晚礼服的苏菲优雅下车。

此刻的她微扬下巴,高贵的犹如精灵公主一般,就连赵东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苏菲挑起眉头,强势的问道:“孙队长,他怎么还在这里?”

孙胖子搓搓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尤其是苏菲那霸道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苏菲转身就走,“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总之在我回来之前,不想再看见他!”

孟娇云淡风轻的笑了笑,“苏小姐,不好意思,赵东现在是我的保镖兼司机,孙队长可管不到他!”

苏菲有些意外的回过头,“你?”

“没错!”

孟娇并不介意苏菲的眼神,别人怕她,自己可不怕!

苏菲皱了皱眉头,看向赵东问,“你答应她了?”

但凡她用过的东西,即使再不喜欢,那也是她的。

即使被她丢了,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捡走的。

见赵东摇头,她心中的怒气才渐渐消散,“不许去!”

孟娇寒声问,“苏小姐,你不想留他,又不让我留,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

苏菲理都不理她,直接看向赵东说,“不管她答应给你多少钱,我都比她多一倍,我还是那句话,不许去!”

孟娇半步不退,“我再加一倍!”

众人齐齐吐血!

赵东也被苏菲搞得有些莫名其妙,“行了,我哪也不去,就留在保卫科,你们俩也别争了。”

孟娇也不跟她置气,“小赵,帮我把水送上去!”

苏菲又开口了,“不行,他要帮我开车!”

孟娇呵斥,“苏菲,你诚心跟我作对?”

她也不是没脾气,之所以隐忍不发,就是不想让人看笑话。

苏菲根本不接话,优雅的转身,露出一张毫无瑕疵的美背,“跟我走,还是跟她走?你自己选吧!”

赵东想要吐血。

这玩意怎么选?

无奈之下,他只好跟孟娇解释了一番,这才坐上驾驶位。

“苏菲,你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赵东有些无奈,撵走自己的是她,得罪孟娇留下自己的也是她,这女人是不是有问题?

见苏菲不说话,他只好驾驶着法拉利溜出小区。

赵东出声打断了她的心思,“去哪?”

“云顶庄园!”

苏菲报了一个地址,然后扭头看向车窗外。

今天要在那里跟魏家大少订婚,至于为什么鬼使神差的把赵东带在身边,她自己也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

她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但是又不想让赵东小看了,只能将错就错。

至于一会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她自己心里也有点没底。

赵东开车又快又稳,二十分钟之后,云顶庄园遥遥在望。

这里似乎要举行一场高级别的私人宴会,一些入场的豪车都被拦下,保安仔细核对着受邀人的身份。

但是苏菲的车却一路畅通无阻,仿佛主角一般受人瞩目。

赵东试探的问道:“今天你过生日?”

苏菲愣了片刻,然后笑的花枝乱颤。

这个轰动了整个天州的消息,他竟然不知道?

那笑容仿佛春江水暖,让赵东的心头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苏菲倒是不介意赵东的目光,“看够了?”

她拉下化妆镜,简单补了一个妆。

“看够了就收起你那副表情,今天是我的订婚宴,一会下车之后你要是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绝对会被人扔出去!”

吱呀!

性能不错的法拉利原地刹死,四条轮胎烧出一道诡异的刺响。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齐齐看了过来!

苏菲也吓了一跳,“赵东,你搞什么鬼?”

赵东黑着脸,“苏菲,你想报复我没关系,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糟践自己吧?随便找一个人就把自己给嫁了?”

苏菲看着他那生气的模样,心情忽然愉快起来,“报复你?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赵东侧过头问,“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苏菲长舒一口气。

“我跟魏东明八岁就订了婚,为了今天这场订婚宴,我等了整整十二年,你觉着我是在报复你?”

“至于你说的随便找个人,那就更可笑了!”

“天州的大豪门,魏家的大少爷,百亿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你觉着会是随随便便一个人?”

“整个天州,想嫁给他的女人数不胜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东总觉着她的语气有一丝自嘲,可是看她的模样又不像是假的。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和自己有关联的女人,转眼就要嫁给另外一个男人?

这事怎么想都觉着窝囊!

“不许去!”

苏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你说什么?”

“我说不许去!”

“理由?”

赵东语气平静,仿佛在陈述一个不争的事实,“我说过要对你负责!”

苏菲讽刺,“赵东,你脑子没问题吧?想对我负责,就凭你?”

赵东侧头看向她,“没错,就凭我!”

苏菲浑身一震,即使魏东明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这样震撼的眼神。

那睥睨天下的强势和霸道,仿佛能粉碎弱小者的心灵。

她深吸一口气,好一会才回过神,“别做梦了!”

赵东倒是没生气,“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你有什么资格跟魏家大少争?你在他的眼里,恐怕连一只蚂蚁都不如!”

苏菲不留丝毫情面,想要撕掉他那张虚伪的面具。

见赵东没说话,她又冷笑道:“就算我脑袋进水答应了你,你又拿什么来养我,每个月五千块的工资?别开玩笑了!”

赵东慢条斯理的说,“钱可以慢慢赚,总之我不会饿到你就是了。”

苏雪啼笑皆非的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放弃魏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跟你一个小保安惶惶度日?”

赵东理所当然道:“因为你不喜欢他!”

苏菲翻了一个好看的白眼,“呵呵,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不喜欢他了?再说了,我也不喜欢你!”

赵东无赖的笑着,“那你看,我和他就扯平了!”

苏菲觉着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这都是什么逻辑?

她正想开门下车,又听见赵东说,“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苏菲下意识的问,“什么?”

“你是我的人!”

赵东扭过头,面对那张满是错愕的俏脸。

苏菲瞪大了眼睛,惊恐,紧张!

天啊!

这个男人难道疯了?

在魏家大少的订婚宴上,强吻他的未婚妻?

难道他不知道得罪魏家的下场嘛?不光他承受不起,苏家更承受不起!

想到此处,她用贝齿狠狠一咬。

“赵东,你如果想死的话我不拦着,但是请你离我远一点!”

苏菲飞快的补妆之后,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其实刚才她有过一阵恍惚。

可自己的命运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定下了,她试过反抗,结果每次都是遍体鳞伤的结局。

她自己都不做到的事,一个小保安就能改变?

别开玩笑了!

赵东看着苏菲远去的背影,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那上面残留的味道让他一阵失神。

不管怎么样,苏菲都是他的女人,拱手让给别人?

他可没那么大方!

把车停进车位,下车的时候,嘴里已经叼上了一根烟。

廉价的滚石打火机并不防风,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香烟点燃。

深吸一口,目光穿透淡蓝色的烟雾,落向了不远处的草坪。

一身晚礼服的苏菲翩若惊鸿,那柔弱的背影却看的他一阵心疼。

他双手插兜走了过去,嘴上却在呢喃,“我赵东的女人,怎么可能嫁给别人?”

……

赵东走过去的时候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一路上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尤其是他一身保安制服,背后的四个大字“帝苑物业,更是让不少人的嘴角一阵抽搐。

这是什么鬼?

有没有搞错,玩什么Cosplay?

不止是在场的宾客,苏菲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

他难道真的疯了不成?

苏菲有些后悔,刚才真的不应该把他带过来。

可眼下也没办法,她已经是骑虎难下。

应付一个魏东明就已经让她力不从心,如今再加上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她更加头疼。

不过还好,赵东只是走向自助餐台,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人站在场中,尽管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魏家儿媳妇,对于这个称呼她曾经不屑一顾,可眼下却不敢逾越半分。

苏家已经不复当年,如果得不到魏家的援助,恐怕明天就要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

她觉着命运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以前无比抗拒的一场订婚宴,如今却成了苏家的救命稻草。

尤其是今天,真正来祝贺的人没几个,想看她出丑的比比皆是!

她几乎可以肯定,昨晚那个始作俑者就在场中,就像是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随时准备给予自己致命一击!

……

来参加订婚宴的人,没有几个是为了吃饭。

赵东显然是一个例外,他从昨天晚上就饿着肚子,又扛了二十桶水,体力消耗很大。

一只顶级澳洲龙虾,众人还没等开动,就有一大半进了他的嘴里。

围观的众人啧啧称奇,他的动作虽然快,却并不粗鲁,尤其是品着红酒的动作,比在场不少人都高出一个水准。

要不是那身保安制服与众人格格不入,恐怕早就有人想要上前,来试探一下这个男人的底细。

赵东感受到角落里的一道阴柔目光,隐约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将视线落向苏菲,一眼就看穿了那份平静背后的如履薄冰。

就在这时,现场忽然安静下来。

赵东也顺着众人的目光扭头一看,庄园之内走出一个男人,一身白色西装,仿佛王子一般。

恰巧此时,一道女声从角落里响起,又嗲又糯,“魏哥哥!”

知情人都是一副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