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本核废水危机,中国并非毫无对策!

资讯日期:2021-04-15 08:44

民智漫谈


日本将在57天内“废掉”半个太平洋


(正文约2800字,预计阅读时间为10分钟)


为什么我们要为日本的核废水买单?


经过几日的“密切磋商”,日本政府最终还是决定将福岛核污染废水排入太平洋。


虽然日本政府一再强调,废水在排入海洋前,放射性有害物质氚的含量将被稀释至WHO饮用水标准的约七分之一。


但日本首相菅义伟拒绝饮用稀释后的废水这一行动,实在难以说服世人。


面对邻国的斥责,日本官房长官甚至表示,要就福岛核污水排海一事谋求中韩的理解。


只是,面对可能发生的一系列核污染,我们该怎么“理解”日本?


对中国的影响


1

核污水“环游”太平洋


世界表层洋流分布图


众所周知,洋流(Ocean Current)是海水的主要运动形式,即海水会沿着一定方向有规律地以相对稳定的速度水平流动。


据一些专家指出,日本福岛大致位于日本暖流、北太平洋暖流和千岛寒流的交汇处。


日本的核污水排入大海后,将会顺着北太平洋暖流到达美国西海岸,之后又顺着阿拉斯加暖流、加利福尼亚寒流、赤道逆流、日本暖流等,在整个北太平洋循环。



在此过程中核废水途经的国家和地区达十余个,而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总量在 10 亿左右。


而且在太平洋“环游”一圈后,核废水最后还会到达我国台湾地区附近。


2

核污水或将威胁海洋生物


虽然日本政府多次强调此次排入海洋的废水会经过处理,并无安全隐患,但此等说辞真的可信吗?


诸如绿色和平(Greenpeace)一类的环保组织此前就曾指出,日本福岛的核污染废水含有放射性物质,一些专家也指出核废水可能会“致癌致畸致突变”。


这些放射性物质一旦进入海中,必然不能完全被海水稀释,海洋生物也会因此遭到辐射的污染——轻则基因突变,重则消亡殆尽。



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受到污染的海洋生物或许会登上人类的餐桌,最后的受害者还会是人类自己。


3

打击我国渔业


数据显示,最近五年我国远洋渔获总量都维持在200万吨左右,几乎三分之二都来自环太平洋捕捞。


日本核废水排入太平洋后,毫无疑问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国渔民的捕捞作业。



而且另一方面,出于对核污染的恐惧,人们可能会减少甚至避免购买渔产品,从而冲击渔产品市场。


值得警惕的是,如果此次日本成功地将核废水排入海洋,将会为世界其他国家开一先例,这种低成本的处理污水方式将会引起他国的效仿。



最后,于海洋,于人类,都将是真正的灾难。


而在日本正式决定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发推感谢日方的明显努力,并支持日本福岛污水入海决定。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显然,坐拥大西洋的欧美国家并不会像围堵中国那样团结一致地阻止日本。


既然靠不住西方国家,又拉不住日本,中国该如何应对呢?



如何应对


1

技术


首先,我们假定日本严格按照IAEA(国际原子能机构)指定的国际排放标准,在排出污水前,当局会将污水的氚浓度稀释至国家标准的1/40。


那么,针对海水中剩余的氚和碳-14废气,中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对其进行部分处理。



在2016年,中广核研究院申请的一项专利研究中,公开了一种对碳-14废气的处理系统,包括去除废气中H2的消氢单元、将废气中的含碳-14有机物转化成CO2的催化氧化单元、以及对CO2进行吸收处理的吸收单元等。



这种方法的转化效率可以达到90%及以上,可以把原本废气中所含ppmv级的碳-14物质降低一个数量级或去除,避免反射性废气排放至核电厂及其周边的环境中而影响了环境健康稳定。



但是,考虑到日本要排放的污水高达125万吨,需要处理的碳-14以及其他核污染物的排放量也会大幅增加。


因此,考虑到这种处理方法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其可行性并不高。


更何况,就过去日本对污水处理的结果来看,形势并不乐观。


实际上,污水中的氚难以根除,在2018年的一次检测中,经过日本东电多核素去除后的污水仍然含有超标两万倍的核物质。


因此,亡羊补牢式的除污并不可靠。


比起污水排放后,修复已造成的损害,我们不如从源头掐断日本污染海洋的可能。



2

国际申诉


一些环保团体提出,日本此举存在违反国际法的可能性。


1982年联合国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中决议的海洋法公约对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等重要概念作了界定。


并且,该公约对当前全球各处的海上天然资源管理、污染处理等具有重要的指导和裁决作用。



有关于污水处理的决议条文中,该公约规定“所有国家都有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的义务”。


因此,为了避免发生跨境环境灾害,中国可以联同周边国家应采取申诉的必要措施。


广东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朱坚真提示道,因为中国已经加入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以可在此框架下采取行动。



同时,中国还可以联合周边国家通过联合国专业组织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放弃决议,或者给予赔偿。


目前,据日本媒体报道,由于核污水排放的具体时间节点需要预留出审查专用设备和施工的时间,距离正式排放污水还需2年左右。


因此,中国可以利用这两年的过渡期协同周边国家继续向联合国提出申诉,争取合理的解决方案。



3

联合NGO, 唤起环保主义


除此之外,中国可以利用中国环保NGO组织在世界环保议题上逐渐扩大的影响力,联合世界其他非营利性国际环保组织,如绿色和平,共同反对日本直接向太平洋排放核污水的决定。



此前绿色和平日本办公室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铃木一枝就表示,日本其实有技术、有条件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点以及周边无人区建设更多长期储存罐,运用更加环保的方法处理核污水。


若我国能与环保组织联合,就可以利用他们的专业意见更有说服力的阻止日本排放污水。



但是,归根结底,日本为何不能从其他方面处理核废水,难道真的只有排入太平洋这一条路可走了吗?


日本的“一万个”排污理由


对于排放污水至太平洋,日本官方形容此举是无可奈何,是不得已而为之。但真的是不得已吗?


核泄漏事件已过去10年,这期间,日本政府花费近1900亿美元为它买单。



一般来说,正确的处理方式是日本修造更多的陆上核废水处理池,收集相关的核废水,等其衰变到环境允许的正常值之后,再排入太平洋海域。


然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日本国内经济遭受重创,本应该为日本创收的东京奥运会也未能如期举办,更添财政赤字。


就日本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面对着核泄漏造成的“后遗症”政府当然不想再给这“赔钱货”花钱。


当然,放任不管也不是办法。


自2013年以来,日本政府对:


—地层注入

—排入海洋

—蒸汽释放

—氢气释放

—地下掩埋


五种处理后废水处置方案进行了全方面的评估,考察了每种方案的可行性和可能存在的限制,包括持续时间、费用、规模、二次废物、工作人员所受辐射照射等。



相较于其他处置方案,从经济性、技术成熟性或时间方面考虑,排入海洋的操作对日本来讲最为便捷,性价比最高。


因此,简单粗暴地选择将废水排入海洋成为了日本的不二选择。


而且核废水处理迫在眉睫,刻不容缓,多留一天,就会多一分费用,还会影响日本福岛地区的重建工作,因此才造就了今天日本“力排众议”,势必要将核废水排入太平洋的局面。



福祸相依,命运相连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病毒面前,安有完卵,世界各地纷纷陷入紧张的抗疫时刻。


同理,日本如若图一时之快、顾一国之利而将核污染排向海洋,世界各国也将因此受到严重损害。


大海虽广阔,但却不能容纳一切,地球虽包容,却也会有无法承载的一天。


如今的日本,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世界本就是命运共同体,我们面临的,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


如果世界水域被污染,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



日本此举的危害,往大了说,不顾人类命运共同体、损坏海洋生态,往细节了说,太平洋再无新鲜生鱼片。


是可忍,孰不可忍!


故此,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处置问题不只是日本国内问题,更关乎到世界所有人以及我国人民的餐桌自由。


为了人类的命运,为了环境的健康,为了生态的平衡 ,日本,请放下一己私利,承担自己的责任,还大海一片洁净。


汉唐智库
客观公正看世界,心存善念著文章! 环球财经前主编主笔!
67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天朝智库
全球局势,产业发展,经济前瞻解读
12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汉唐》关注入群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