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广播剧丨六合大侠之化敌为友

资讯日期:2021-04-15 09:26
九河文学
沧州市新华区作家协会
1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第五回、化敌为友

5化敌为友.mp3 来自九河文学 21:22

旁白:段四拳的铁拳夹着邪风劲气,再次朝石金省砸了过来。石金省挥掌迎接,二人拳来掌往,眨眼功夫就打了二十多个照面。段四拳脾气火爆,硬打硬进,石金省不急不躁,以柔克刚。从力量和速度上讲,石金省并不在段四拳之下,黑旋风神力千斤王的威名可不是虚传,只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不能过于强势,否则,风头都让你占了,对方没捞回面子,下不来台,这个场就没法收了。


梨蛋:师父,怎么又手软了。


石丫:师父,打他,打他呀!


旁白:石丫见石金省存心让着白衣老者,急得直跺脚。场上,二人又打了几十个照面,还是难分伯仲。毕竟是年纪大了,段四拳有些体力不支,动作开始变得迟缓无力,连呼吸都粗重起来,石金省见时机已经成熟,脚下跟进,化掌为拳,直捣其面门,段四拳脑袋一缩,身体下蹲,随后借势反弹,同时抓住对方的防守漏洞,一拳戳中了石金省的前胸。石金省倒退几步,总算站稳了脚跟。


石丫:唉!


石金省:您老赢了。


旁白:石金省向段四拳拱手,表示愿赌服输。段四拳占了便宜,心中的火自然就消了。不过,他心里明白,是人家故意让着他,如果那几掌动了真格的,恐怕他这个名震津门的段四爷,真就得把脸丢在家门口了。


段四拳:承让!


石金省:在下输了,任由前辈发落。


段四拳:哈哈哈……好!


段九:师父,杀了他,杀了他。


银铃:别叫唤。


段九:师父赢了,是师父赢了。


银铃:滚一边去,你懂个屁。


旁白:段九这些人只会看热闹,只有银铃看出了门道。


段四拳:你姓甚名谁,家住哪里?


石金省:前辈问这些?


段四拳:看你的身手,绝不是翻砂匠。


石金省:前辈抬举我了。


段四拳:既然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不过,我有个要求,请老弟到寒舍坐坐。


石金省:不便去打扰。


段四拳:你不去?难道让我亲自把骡子给你牵来?


石金省:我听前辈的。


段四拳:别叫我前辈,听着扎耳朵,都是跑江湖的没那么多规矩,我姓段,外号段四拳,我攀个大,你就叫我四哥。


石金省:哎呀,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段四爷,失礼啦!


段四拳:叫我四哥就行。


石金省:四哥!


段四拳:哈哈哈……老弟,请!


张楚:石爷,不能去。


段四拳:怎么?怕我害了他?


石金省:这里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


旁白:马六闪到梨蛋身后,迅速把弹弓掏出来,将一颗泥丸塞入弹囊,又迅速揣进袖子里,然后一溜儿小跑追了上来。


马六:师父,我跟你去。


石金省:你去干啥?


马六:帮师父牵骡子啊!


段四拳:哈哈哈,人小鬼大。


旁白:段四拳也不介意,带着石金省和马六,在几十号虾兵蟹将的簇拥之下,闹闹哄哄进了村子。

(轻脆的鸟鸣)


旁白:这是一处大户人家的宅院,院中有亭台楼阁,假山和池塘,虽然都不是很考究,但也绝非一般富贵人家所比。进得厅堂,三人分宾主落座,小徒弟勤快地倒上茶,又退身,乖乖站在一旁待命。


段四拳:兄弟,喝茶。


石金省:四哥,请。


旁白:马六怕段四拳在茶里动手脚,偷偷扯了扯石金省的衣角。段四拳一眼

就看见了马六的小动作。


段四拳:哈哈哈,我先喝。小兄弟,你多虑了。


旁白:段四拳端起茶一饮而尽,然后转脸看向马六。马六被段四拳的眼神盯得发毛,索性将目光移向窗外。窗外阳光正好,几道光线透过树影斜下来,洒下一地碎金。


段四拳:我段某好交,欣赏兄弟的功夫,今天请你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交你这个朋友。


石金省:那我就高攀啦!


段四拳:诶,兄弟谦虚啦。


旁白:段四拳冲着小徒弟招了招手,小徒弟麻利地跑过来。


段四拳:你去准备一桌酒席,我要招待二位贵客。


石金省:四哥,我从不喝酒。


段四拳:噢!那你去准备些干粮和牛肉,让他们带在路上。


石金省:不敢让四哥破费。


段四拳:诶,自家兄弟,不用客气。


石金省:那我就多谢四哥啦!


段四拳:既然是自家兄弟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石金省:在下石六合,沧州泊镇人。


段四拳:喁?沧州人?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沧州练武术,人人会两手。


马六:倒是有这一说。


段四拳:向石弟打听个人?


石金省:谁?


段四拳:大刀王五,王子斌,你可认识?


石金省:认识。


旁白:对于大刀王五,石金省是再熟悉不过啦。王五出身贫寒,三岁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早期拜肖和成为师,学了些拳脚功夫。在当时,沧州最有名的武师当属六合门的李凤岗,王五多次上门拜师,都吃了闭门羹。为了表示诚意,王五长跪李门,风雨无阻。李凤岗为王五的精神所动,便收他为徒,传授六合真功。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年下来,王五的功夫已不在师父之下。后来,王五叩别师父,去天津、北京一带闯荡,经过多年的打拼,创办了名震一时的源顺镖局。前不久,石金省接到王五的邀请,送完这趟镖,他就去源顺镖局和王五会面。


段四拳:我和子斌的关系非常好,听说他要在京城开办文武义学,按理说,我应该去帮他,可我现在老啦,已经是半截入土的人啦,力不从心喽!


马六:原来你是五爷的朋友呀!


段四拳:对啊!


旁白:马六总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悄悄端起茶来喝,结果一不小心,泥丸从袖口掉了出来,蹦跳着滚到段四拳脚下。段四拳伸脚把泥丸接住。马六急忙弯腰去捡。段四拳脚尖一勾,那颗泥丸便弹了起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马六的茶杯里。马六顿时涨红了脸。


石金省:四哥这套动作一气呵成,一点儿可不显老。


段四拳:哈哈哈,岁月不饶人哪!


旁白:段四拳一边说着,一边起身重新给马六换了一杯茶。


段四拳:小兄弟别介意,这杯弄脏了,我给你换一杯。


石金省:马六,还不赶紧谢谢四爷?


马六:谢四爷!


段四拳:鬼头鬼脑的,我待见!


石金省和段四拳:哈哈哈……


段四拳:我和子斌切磋过几次,他的套路我知道,刚才看石弟的招式,倒和子斌有几分相似。


马六:是五爷的招式和我师父相似。


段四拳:喁?这话怎么讲?


马六:王五爷是我们六合门的人,要说起来,他还是小辈儿呢!


石金省:马六——


段四拳:让他说,让他说嘛!


旁白:段四拳来了兴致,马六却不说了。


段四拳:接着说呀。


马六:师父不让说。


段四拳:哈哈哈,好家教!


旁白:段四拳起身,给二人续上茶,又轻轻拍了拍马六的肩膀。


段四拳:又不是坏话,说了也没事。


马六:我师父是六合拳第五代宗师,江湖人称黑旋风神力千斤王。


段四拳:哎呀,久仰大名,原来是黑旋风神力千斤王!今日得见,我段某真是三生有幸。


石金省:只是浪得虚名罢了。


段四拳:石弟谦虚了,神力千斤王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这南北七、六十三省,敢出来跑镖的有几个?能威震八方的又有几个?了不起,了不起呀!


石金省:四哥过奖啦!


段四拳:早就听说六合门有三大高手——沧州李凤岗,京城王正谊,奉天石金省。今天我算全都见识过了,一个顶一个厉害。


石金省:四哥的大名我也是仰慕已久,一直想找机会登门拜访,不成想,今天撞上了。


段四拳:这就叫缘分,哈哈哈……


石金省:是缘分。

(银铃声)


旁白:二人正谈笑风生,门外传来一串悦耳的银铃声。银铃走了进来,凑在段四拳耳边低语几句。段四拳脸色微变,然后向石金省抱了抱拳。


段四拳:石弟,失陪一下。


石金省:四哥请便。

(离开的脚步声)


石金省:就你嘴快,又把我说出去了。


马六:我一说师父的大名,那段四拳的态度立马就变了。


石金省:做人要低调。


马六:我又没瞎说。


石金省:骡子马大了值钱,人大了不值钱。


马六:知道了,师父。


旁白:段四拳跟着银铃来到东厢房,段九见师父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段九:师父,您要给弟子报仇啊!


段四拳:怎么了这是?


段九:疤瘌,疤瘌让他们打折了腰。


段四拳:我看看。


疤瘌脸:哼,哼,哼……


段四拳:谁这么大胆子?


银铃:就是偷咱们船的那帮人。


段四拳:喁?什么时候?


段九:昨天打的。


段四拳:昨天?昨天船还没丢啊!


段九:他们先打的人,后偷的船。


段四拳:他们为什么打人?


段九:他们……偷船被发现了,他们就动手打人。


银铃:爹,疤瘌跟了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他让人打成这样,你可不能袖手旁观。


段四拳:嗯,我先给他治治。


旁白:段四拳蹲下身子,将疤瘌脸㨄过来,手掌顺着他的脊柱一路按到腰椎。段九冲疤瘌脸挤了挤眼,疤瘌脸立刻尖嚎起来。


疤瘌脸:哎呦,哎呦!


段四拳:唉!废了,治好了也是个残废。


段九:疤瘌,我一定为你报仇。


段四拳:既然已经残废了,留着也是个累赘,倒不如给你来个痛快的,省得活受罪。


旁白:段四拳说着,挥拳朝疤瘌脸砸了下去。疤瘌脸吓得一骨碌滚下地,爬起来就跑。段九见穿了帮,也一溜儿烟逃了出去。


段四拳: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再让我看见,非打死你们。


银铃:爹!


段四拳:还有你,习武是为了什么?(暴躁,大声)说呀!


银铃:强身健体,除暴安良。


段四拳:你们是怎么干的?


银铃:劫镖的事我不知道。


段四拳:你知道什么?


银铃:咱们的人挨打了。


段四拳:该打,打得轻。


银铃:爹,我知道这事怨咱们,可就是出不来这口气。


段四拳:出不来就咽下去,说理又说不过人家,打架又打不过人家,还嫌你爹不够丢人吗?


银铃:知道了,爹。


段四拳:骡子呢?


银铃:在后院。


段四拳:牵去。


银铃:噢。


旁白:银铃去后院牵骡子,段四拳整了整衣衫重新回到客厅。


段四拳:刚才听说我的那些徒弟劫过你的镖,我代他们向石弟赔罪啦!


石金省:都是误会,误会。


段四拳:你可有什么损失,尽管说出来,我照价赔偿。


石金省:没有什么损失,我们还动手伤了几个弟兄,多有得罪。


段四拳:他们该打,这群不争气的东西!


石金省:四哥大人大量,哈哈……


段四拳:哈哈哈……


石金省:四哥,兄弟还有事在身,今天就告辞了。


段四拳:既然这样,我也不强留。


旁白:石金省来到院中,见地上放着一筐干粮和一坛烧牛肉。银铃刚好牵着枣红骡子,拉着一辆二轮马车过来。


银铃:爹,我看他们人多,一匹骡子没法驮,就把这辆车送给他们吧!


段四拳:嗯!好!还是我闺女想得周到。


石金省:多谢啦!


银铃:不谢,多有冒犯,请大侠原谅。


段四拳:说开了就好了,不打不相识嘛!


石金省:还真是!


段四拳:哈哈哈……


旁白:徒弟帮马六把干粮和牛肉抬上车,银铃牵着牲口出了院,段四拳和石金省步行跟在后面。一行说笑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村外。


张楚:快看,他们回来了。


梨蛋:骡子,还有车。


石头:车上还拉着东西呢!


旁白:石丫听到大家的话声,牵着小蝌蚪从船舱走出来,站在船舷上往那边瞧,见刚才那个女的牵着骡车走在前面,石金省和白衣老者跟在后边,她眼珠一转,想出一个坏点子。石丫跳下船,来到张楚身边。


石丫:张叔,埙借我一下。


张楚:干嘛?


石丫:给我。

(短促的埙声)


旁白:石丫抢过埙,吹了起来,随着那短促的埙声,原本温顺的骡子猛地一机灵,然后撒腿就往这边跑。银铃没有提防,被这牲畜晃了个跟头,身子一侧(zhai)歪,就被拖着跑了起来。


张楚:你个丫头……


石丫:我就要治治她。


张楚:人家都把牲口送来了,你就别多事了。


旁白:张楚埋怨着冲了上去,一把抓住缰绳,另一只手迅速在骡子前额拍打了几下。枣红骡子仰起脖子,发出一声长嘶,然后甩了甩尾巴,就不动了。张楚向银铃伸出手,想拉她一把。银铃瞟了张楚一眼,身子一挺,抬手就是一拳。张楚侧身避开。


张楚:你没事吧?


银铃:用你管!


张楚:诶诶,你别跑呀!


石丫:怎么样?好心当驴肝肺了吧!


张楚:去去去。


段四拳:我这闺女,从小娇生惯养,落下这么个坏脾气,愁嫁呀!


石金省:儿孙自有儿孙福。


段四拳:唉!也只能这么想喽!


旁白:张楚把骡子牵到河边,大家上了船,把箱子抬下来,放到车上。石金省上了车,与段四拳拱手告别。车行到路上,石金省责怪起石丫来。


石金省:石丫,你又差点儿闯祸。


石丫:我也是一时冲动。


石金省:这么大个闺女了,还跟半大小子一样。


石丫:嘿嘿,师父,你也愁嫁呀?


石金省:我才不替你操那份闲心呢!


马六:(低声)听见没有?


旁白:马六悄悄用胳膊捅了梨蛋一下。梨蛋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始终望着窗外,似乎什么也没听见。马六索性转过脸,去跟石头说话。


马六:诶,刚才我看见那个女的看张叔的眼神有点那样。


石头:哪样?


马六:反正就那样。(爹声爹气)你没事吧?用你管!哈哈哈……


张楚:说谁呢?


石头:没说你。


马六:说愁嫁的呢。


张楚:说她啊!我看她是孙二娘,杀人卖肉的。


旁白:张楚不说也就罢了,张楚这一说,倒让石金省心中猛然一亮。

肖飞先生简介
肖飞,笔名:顽铁,河北泊头人,沧州作协会员,沧州市新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影视家协会会员,泊头市影视家协会秘书长。2002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长篇网络小说《梨花戒》,武侠小说《六合大侠》,微电影《手机》、《烟》、《润物无声》、《谎言》、《一念之差》、《福星圆梦》系列,河北梆子《守信》等。短篇散见《沧州日报》、《沧州晚报》、《回头见》、《北京文学》。其中,《福星圆梦》获首届亚洲金海棠奖和万峰林二等奖;《六合大侠》于2019年录制成26集广播剧。

纳新

沧州市新华区作家协会新招募中,入会请准备个人简历一份、作品1一2篇,发送至邮箱386727180@qq.com,入会相关情况咨询请添加微信czjhwx2021(九河文学)

责任编辑 七    月

审       核 金   鑫

志存高远
     文以载道

                  沧州市新华区作家协会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