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原创小说连载】

资讯日期:2021-04-17 07:52


这个故事可以说是真,也可以说是假。童年的一天,我得知自己永远只能看到一半的月亮,内心波动起很复杂的情绪。说是遗憾?或许是遗憾吧,为着那看不到的另一面;哀伤,也有哀伤的,“举头望明月”,明月却并非我心中月;幻梦,许是想象为多。是不是嫦娥仙子眷顾人间烟火,才同月兔守在可望尘世的地方,夜夜长坐。人间事如同这高悬的明月,一样清朗真实,一样观之局限。于是,我们只好用想象填补起未知的地方,以致所见似真实假,真假难分。

 


19年伊始,新冠病毒还是人们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事物。在泉州市永春县,这个太平的东南县城中,处处洋溢着年关将近的祥和与喜悦。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座从华北平原颠簸至此,参加由北大耕读社组织的冬令营,说长不短的七八天,却怎么也无法想到,因为这个契机,我的人生在接下来的岁月横开一笔。


当时除了固定的讲座,我们还有很多自由时间结伴玩耍。大家虽来自不同的地方,却喜好相近,于是相互间也就有了很多话说。记忆中,我常跟科子、小鹿、小含在古厝前的活动广场上嬉戏,偶尔同村里的小朋友转转山村角落,或是同房东一道攀爬周围绿意盎然的山脉。大家开朗、阳光,充满尘事暂歇的轻松与欢愉。但……但总有一个人像幽灵般在人群中游走。

 

她齐耳短发,身着黑袄,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要不就蹲在菜田前发呆,用厚重的羊绒披肩把头和肩膀死死裹住。要不就独自坐在石凳上,目光呆呆地直视前方。有时我想去摇椅上休息,见到她一个人窝在椅子中央摇晃。也不顾旁边的小朋友喧哗吵闹,她只自顾自地裹着披肩,仿佛和旁人身处另一个时空。印象最深的一次,营队吃午饭,大家因为刚开营的缘故对一切甚觉新鲜,于是吃饭时你加一句,我应一句,营员围桌七嘴八舌地聊起天来。她来得很晚,坐在长桌的边缘,只作低头吃饭。吃完丢了一句,“你们这么吵,能尝出饭菜的滋味吗?”全桌倏的安静下来。


“她怎么总是不开心。”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她貌似总是处于灰色的迷雾中,别人走不进去,她也踏不出来。

 


一月南国和煦的阳光照得菜田里瓜果晶亮。硕大的青菜,叶片上还闪耀着流滑的、光洁的露水。白萝卜如同婴孩手臂,露出半截在泥土外。村中的溪流蜿蜒着,招呼过人家、祠堂,又像田地深处涓涓淌去。

 

村里的孩子带我去超市买零食,过了几天精茶淡饭的日子,便对多油多辣的垃圾食品格外想念。如同朋友所言,“有时就喜欢垃圾的味道”。我买了一袋巨大的,透着花椒辣子香味的辣条,见人就问,来一根吗。小姑娘们嘻嘻哈哈,伸手拿了过去。走到她身边,我还是伸出手,师姐,来一根吗?

 

“我不吃。”她摇头。

“你真的不要吗?”

“我不吃这种东西。”她补充到,“你也少吃,这里面都是味精,添加剂。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对我说了这么多话。我不知回答什么,就嘻嘻一笑,说句“好吧”。然后把剩下的辣条全部吃到肚子里。还意犹未尽。

 


又过了一天,山风依旧裹挟着花草香带来福建冬日特有的凉意。中午气温很暖,但背阴处还需加件衣服。风把我的脸吹的痒酥酥的,也忘了刚有什么开心的事让我一时得意忘形,我一屁股坐在她旁边,竟有了勇气和她搭起话来。

 

“师姐你好。”她扭过头,是一双奇怪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眼神。

这让我顿时清醒了过来,我怎么跑来跟她打招呼了,她好像不认识我,我怎么自我介绍,我是给你辣条的女生吗,她好像很不喜欢吃辣条。

“你好,你叫什么。”她礼貌性微笑。披肩裹住了她大半张脸,但仍能看出她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却不是女孩子那种状如新月,而是尖锐得菱角分明。


“我叫土豆。”我回道,“你呢?”

“我叫北斗。”

“我们名字里都带dou唉。”是一个很尴尬的回答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是别人说了上句,或是开了一个玩笑,我却不知道怎么接下一句。有时说上一句话,却给对方留下一个不知如何往下接的难题。但这个问题在北斗那里并不会出现,因为她对不知如何接的话语干脆不作回答。

 


过了许久,也忘了中间我们是否有过开场白,只记得她自顾自地捡起一片树叶,幽幽说到,“你看这个叶子,它也是很特别的。”

 

如果这句话出自一位慈祥老者之口,我会感觉格外悦耳,但她当时的状态,只让我感觉她好像被什么困住了,又在做强硬地自我疏解。“每一个事物都是不同的,你要留心观察……”她的语气逐渐急促,强烈,好想突然有很多话想给身边的人说。但我心中的想法,只有“好尴尬,我不想听啊。好想撤啊。”我不擅长与初识的人作长久的聊天,或许她也根本不需要我作什么回答。

 

其实,看着她的状态,我还是想给她说,如果你想看叶子,就去多捡几片,总坐在这是不行的。可北斗的披风隔住了我看向她的目光,也挡住了进一步说话的勇气。那时的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类似的逻辑成了一年后她帮助我脱离困顿的钥匙,她脱下披风,眼神爽朗,用坚定的语气告诉我:“想,是没用的,要行动起来。”

 

事后很久,我得知了她全部的故事,也知道北斗很早就懂得了我当时想告诉她的话。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认识了那个身处迷雾的她,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莫名知晓。或是,为一年后我离开迷雾作预示。


营期结束,她说要去厦门玩,到时候与我会合。结果等了两天,才收到一句忘了这件事的微信。再于是,我们就鲜有联系了。




文字:白行衣

编辑:陈琳




             

   2021年4月16日

见山小院




小说

连载

小说连载

一直想写部小说,却没有想好写什么内容。机缘巧合,琳姐给我命题作文,让我谈谈旅行的感受。结果从头话来,就成了这篇似故事又非故事的文章。


小说的好处在于给了我们充分自由的空间去抒发自己的感想,在那个场域里,我就是可以掌握话语权的人。所以我也拥有了画外音的权力去审视自己真实经历的过往。


它好比一根拐杖,敲敲打打,伴我看清脚下的路。


所以,我选择这一形式去记录去年的生活,算是在“旅行日记”和“生活随记”之外别开的栏目。至于里面真实成分,和我们相识的朋友应该都能知晓。不相识,也权当故事看看。


总之,是两个人突破自我,互助成长的记录而已。




推荐阅读

大理三月三上巳节


旅行日记


中缅边境的一日




我是心有所念的飞虫,

寻寻觅觅斑斓花海。

我停驻很多花枝摇坠,

都不及这株白莲清香甘美。





感恩关注





各位小伙伴,一起在文末留言你的想法/感受吧!也欢迎点分享,给需要的朋友们呀。

因为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想关注我们,记得点一下在看星标哦,期待你相遇 。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