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原创言情小说《男主驾到:爱情不怕烦》连载61

资讯日期:2021-04-17 08:15

      第三百零六章 命运的安排

 

 下午,南城市丰泽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王柯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资料。 

 

 他从午饭之后就一直在办公室里忙碌着,到现在已经两个半小时过去了,离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请进!”王柯头也不抬地说道,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写着。

 

“王总,Summer公司来电话说,服装面料多加道水洗的工序,可不可以?他们说他们还是更喜欢水洗之后的效果。”李萍刚进门,便开口问道。

 

“哦,当然没有问题啊,而且你还跟他们说一下,我们还会给他们进行预缩处理,以防止衣服水洗之后容易变形,并且我们保持原有价格,这些我已经在资料上面已经批复了,你跟他们重点提一下。”王柯抬头看着她笑着说道。

 

“好的。”李萍点头应道,她瞟了一眼他面前的资料,面无表情地说道,“那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说。”

 

“小李,你等等!”王柯突然喊道。

 

“王总,有什么事啊?”李萍看了他一眼问道。

 

“哦,你把资料都拿回去了,我已经批复完了。”王柯边将钢笔帽扣上,边笑着说道。

 

“王总,你就批复完了?”李萍惊讶地问道。

 

“是啊,中午加了个班,你拿去吧!”王柯笑着说道,并将资料递到了李萍面前。

 

李萍接过资料,她翻了翻资料,笑着说道:“王总,你动作还挺快的!”

 

王柯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家里休息了整整一个下午,安雅觉得精神好了不少。

 

她想起了早上李萍捧来的那厚厚一打资料,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她知道这么多也够王柯忙活一下午了。

 

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离下班时间就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她觉得她应该打个电话问问,毕竟这本来就是她的工作。

 

她拨通了王柯的电话。

 

“嗨,安雅,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电话里传来王柯轻快的声音。

 

“嗯,好多了,谢谢王总。”安雅礼貌地说道,她沉吟了一会试探着问道,“王总,你还在处理那些资料吗?”

 

“哦,我已经处理完了,业务部已经拿回去了,你放心好了。”王柯笑着说道。

 

“谢谢王总。”安雅说道。

 

“不用客气的,你好好休息吧,注意身体。”王柯说道。

 

“嗯,我知道。王总,你忙吧,拜拜。”

 

“好的,拜拜!”王柯笑着说道。

 

 安雅心里突然觉得很是感动,这原本就应该是她完成的工作,结果他一个老板却帮她完成了,而且还完成得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再过一个小时,刘萌就要下班回家了,她想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可是她准备去厨房的时候,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手机,便迅速地接通了电话:“喂,玲玲。”

 

“哦,阿雅,你在哪?”徐玲声音低沉地问道。

 

“我在家呢。”安雅回答道。她的心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因为徐玲低沉的语气已经让她深深地感到了丝丝压抑。她低声问道,“玲玲,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阿雅……”徐玲叫了她一句,竟然开始哽咽了起来。

 

 安雅心不由地慌了起来,她连忙问道:“玲玲,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那头,徐玲突然没有声音了,电话里头静悄悄的。

 

“玲玲?你在吗?”安雅按捺不住自己的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呢,阿雅,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动了!”电话里头又传来了徐玲的声音,她显得有些尴尬。

 

“玲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雅关心地问道。

 

“阿雅,威廉的事情不能帮你问了,尼克他生病了!”徐玲说道,安雅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她在极力克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

 

“玲玲,尼克他怎么了?”安雅急忙问道。

 

“他回美国之后,在家里突发脑溢血,人昏迷不醒,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如果情况不好的话,他可能就会成为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徐玲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玲玲,你不要太伤心了,兴许尼克过不了多久就会醒的。你肚里还有孩子,不要太难过了。”安雅连忙安慰道。

 

“是啊,”徐玲缓了缓情绪,叹了一口气说道,“尼克的身体一直都挺好的,不知道这次怎么会突发脑溢血,这也太意外了。”

 

“是啊,我看着他也觉得挺好的。”安雅说道,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徐玲才好。

 

“阿雅,尼克病了,威廉的事情也就不能帮你问了。”徐玲伤感地说道。

 

“没事的,玲玲。现在就是想尼克早点好起来才行。”安雅安慰着说道。

 

“是啊。”徐玲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缓了缓情绪问道,“阿雅,你最近都忙什么了?”

 

“我忘记跟你说了,我已经上班了。”安雅说道。

 

“哦,你去哪上班了?”徐玲问道。

 

“我回原来的公司了。”安雅有些尴尬地说道。

 

“哦,那挺好的。”徐玲说道,她顿了顿说,“阿雅,我不跟你说了啊,有点事情要做,拜拜。”

 

“好的,拜拜!哎,玲玲!”安雅突然想到了什么,轻轻地喊道。

 

“还有什么事吗?”

 

“阿雅,你不要太难过,尼克应该很快就好的!”安雅柔声安慰着说道。

 

“谢谢你,阿雅。”徐玲淡淡地笑了笑说道。

 

“不用客气的。”

 

“拜拜,阿雅!”

 

“拜拜!”

 

电话挂断的那一刻,安雅心里不由地刺痛了起来,一种强烈的窒息感让她几乎都喘不过起来。

 

威廉,你究竟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为什么你不跟我联系呢?为什么啊?她绝望地想到。

 

她心里原本还残留着的最后一丝希望,却被尼克突如其来的生病打破了!这就是像是她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突然被大浪无情地卷走,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无选择。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她悲伤地想道……

 

                    第三百零七章 能陪我喝杯酒吗 

 

“阿雅,你今天回来得怎么这么早啊?”刘萌刚进门便闻到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香气,她边脱着高跟鞋,边惊讶地问道。

 

“我今天下午没有上班,快去洗手吧,准备吃饭了!”安雅在厨房里说道。

刘萌没有回答,她走到了厨房门口,她看了看安雅,抱着手一脸狐疑地问安雅道:“今天看你感觉不大对啊,这么早你就跑回来了,不会是王柯又跟你说什么了吧?”

 

安雅正盛着粥,她头也不回地答道:“他没跟我说什么啊,只是我今天有点累了,他就放了我一下午的假。”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刘萌关心地问道。

 

“没怎么啊?就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你洗手了吗?准备吃饭了。”安雅说道,她一直都忙碌着,始终都没有看刘萌一眼。

 

刘萌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她缓缓地走到了安雅跟前,低头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小声问道:“你哭了?”

 

安雅连忙别过脸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勉强地笑了笑说道:“没事。”

 

“你怎么了?”刘萌皱着眉头问道。

 

 安雅看了她一眼,神情低落地说道:“我很担心威廉。”

 

“你有威廉的消息了?”刘萌一脸惊讶地问道。

 

安雅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你为什么担心起他来了?”刘萌不解地问道,她接过安雅手里的菜说道,“要不我们边吃边说吧!”

 

 饭桌上,刘萌吃了几口菜便放下了筷子,她看着安雅伤感的样子,似乎也没有什么胃口。

 

“阿雅,既然尼克暂时不能帮你了,你就等等好了!”刘萌安慰道。

 

“萌萌,我就是觉得太奇怪了,为什么威廉去了美国之后就像失踪了一样呢,连个电话都没有。”安雅黯然地说道。

 

刘萌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确实有些奇怪!我看威廉那小子对你确实是挺好的,突然就跟你断了联系,确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安雅咬了咬嘴唇,神色凝重地说道:“所以我担心威廉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他能出什么事啊?你就不要瞎想了!”刘萌安慰着说道。

 

“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安雅沉重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要想那么多了,兴许过不了多久他就跟你联系了呢!”刘萌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道。

 

刘萌眼眸里似乎藏着话要说,但是她还是没有说出口。

 

安雅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是啊,不想太多!”

 

看着安雅伤感的样子,刘萌心里不由地有些心酸,她忍不住问道:“阿雅,我能不能跟你说句心里话?”

 

刘萌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安雅有点摸不着头脑,她一脸茫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啊。”

 

刘萌点了点头,神情严肃地说道:“阿雅,其实我也觉得威廉这次太不正常了!他那么喜欢你,去美国当天就应该给你打电话报平安了。如果说他那天确实是忙,那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总该跟你打电话了吧?但是他没有!这就不正常了!你不是说喜欢他的那个叫Maggie的女孩也回了美国吗?他们俩个从小一起长大,Maggie跟他的年龄合适,关键是威廉的妈妈也中意Maggie,所以我猜他爸妈让他去美国,只是以他爸生病为借口,可能是逼着他跟 Maggie结婚。威廉跟Maggie结婚了,所以他就没有理由跟你联系了,甚至对他外婆都保密这个消息了。”她一咕脑地说了这么多,感觉就像是自己自己亲眼看到了似的。

 

她的性子让她终究没有忍住,她觉得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说出来了,舒服很多。

 

安雅安静地听着刘萌说着这一切,刘萌刚刚说完,她便笑了笑。她突然掩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别过了脸去。

 

就在转过脸去的那一刻,她已经是泪流满面。

 

刘萌一脸纠结地说道:“阿雅,我知道我的猜测对你来说太残忍了,我知道你已经爱上他了。但是我作为你的姐妹,我觉得我不应该隐瞒我的想法。”

 

安雅回过脸来,她边擦着眼泪,边故作轻松地摇了摇头笑着说:“没事,萌萌!谢谢你跟我说说出你的心里话。其实我心里也想过这些,只要威廉他平安,她跟Maggie在一起,我心里也高兴,我会祝福他的。”

 

刘萌忍不住一阵心疼,她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傻丫头,你为什么总是为别人着想?那么善良!”

 

“如果威廉和Maggie在一起了,我就应该祝福他们!”安雅笑了笑说道,她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他们本来就是般配的一对!”

 

刘萌静静地看着她,她不忍打断安雅。

 

如果威廉和Maggie真的在一起了,她不知道安雅心里是不是真的能放下!可是她不放下又能怎么样?事实上威廉那个臭小子已经音讯全无了啊!刘萌心里暗暗想道。

 

“阿雅,你能这样想,我挺高兴的!世上的男人千千万,我们应该朝前看啊!”刘萌故意打趣地说道,她想让气氛显得不那么沉闷。

 

安雅看了她一眼,勉强地挤了丝笑容……

 

夜晚的南城市被霓虹灯悄然点亮,城市渐渐地慢了下来,酒吧又成了人们让心灵栖息的地方。黯淡的灯光下,总会有些孤独身影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喝着酒,试图用酒精的麻醉来忘记自己的痛苦和疲惫.

 

一个男人独自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隔着玻璃一边喝着酒,一边静静地注视着外面。

 

幽暗的灯光映出他英俊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他修长的手指随意勾着高脚的玻璃杯,显得帅气而又随意。

 

    他整洁的白色衬衫搭配着黑色紧身牛仔裤,彰显着他不同寻常的品味。

 

他的眼光偶尔会飘向酒吧里那些贴耳厮磨的情侣,嘴角跃上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微笑。

 

“先生,能陪我喝杯酒吗?”一个身材高挑火辣,戴着半截黑色猫头鹰面具的女人突然坐在了他的对面,朝她举了举杯问道。她性感的嘴唇掠上一丝魅惑的微笑……

 

                     

第三百零八章 服务费   

 

 男人冷冷地看了女人一眼,笑了笑说道:“抱歉,我喜欢一个人喝酒。”

 

 女人看着他笑了笑,她突然俯身靠在了桌前。她黑色紧身低领连衣裙下面,那条丰润傲人的RU沟有意无意地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她托着腮帮直勾勾地盯着男人看着,妩媚地笑着说道:“你这个男人真是奇怪!一个人喝酒哪有两个人喝酒有意思啊?”

 

她戴着的面具恰恰罩住了她的眼睛,让人看不出她的长相。

 

不过从她高挺的鼻梁和嘴唇还是能分辨出,这应该是漂亮女人。

 

她黑色的紧身低领连衣裙衬托出她高挑丰满的身材,那被玫瑰红唇彩渲染过的嘴唇显得越发得勾魂,惹得从旁边走过的男人都忍不住朝她多看几眼。

 

男人笑了笑,歪着头看着她了一眼说道:“是吗?那你愿意跟一个身无分文的男人上床吗?”

 

“身无分文,你是说你吗?”女人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的!”男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女人笑着摇了摇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不信!”说着她突然站起身来,绕过桌子,坐在了男人的身旁,手竟然在男人胸前抚摸了起来。

 

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从自己胸前拿开来,他笑了笑说道:“由不得你不信。”

 

女人嘴角浮上一丝狡猾的笑意,她贴在男人耳边极尽魅惑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调皮的男人!”

 

男人看了她一眼,笑了笑问道:“我怎么调皮了?”

 

女人看了他一眼,她的手竟然又摸到了他的胸前,她见男人没有拒绝她的意思,胆子似乎更大了起来,手如水蛇般在他胸前开始四处游走,从胸前游到了腹部。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男人笑了笑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啊?”女人坏坏地笑了笑说道。

 

“嗯。”男人点了点头。

 

 女人的手在他的腹部轻柔地抚摸着,看着他一脸媚笑地说道:“不管你是不是身无分文,就凭你这一身肌肉,我也愿意跟你上床。”

 

“呵,真的?”男人笑了笑问道。

 

“嗯,真的!”女人不暇思索地点了点头说道,她咬了咬他耳朵,如狐狸一般娇媚地低声说道,“我想你一定可以让我很满足的,对吗?”

 

 男人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道:“那也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的表现肯定不错!”女人笑着说道,她的手竟然又往下游走。

 

 男人猛地将双腿夹紧,把她的手扯开来,笑了笑说道:“你们这种女人是不是都喜欢这种快节奏?”

 

“是啊,你们男人难道不喜欢吗?”女人笑了笑答道。她似乎因为男人将她的手拿开,显得有些扫兴。

 

男人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抱歉,我不喜欢。”

 

“那好啊,我们慢慢来吧!”女人笑着说道。

 

 男人摇头笑了笑,他突然用手猛地顶住了女人的脖子,让女人的头高高地抬起。

 

他目光突然变得阴冷,咬牙切齿地说道:“抱歉,如果你识趣的话,你还是一边呆着吧!本少爷今天心情不好。”说着便狠狠地甩来了手。

 

女人似乎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被吓到,她只是揉了揉自己被他顶得生疼的脖子,撒娇地说道:“你干嘛这么凶嘛?把人家都弄疼了!”

 

男人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阴沉地说道:“请你离开,好吗?”

 

女人突然换了一张脸,她噌地一下站起身来,冷冷地笑了笑说道:“我看你就不是个男人!

 

“你说什么?”男人沉声问道,他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说你不像个男人!本姑奶奶不是看到你可怜,才懒得搭理你呢!”女人不甘示弱地说道,她嘴角挂上一丝得意的神色,她似乎为激怒男人而感到得意。

 

“好吧!我们找个地方说,好吗?”男人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好啊,说就说!”女人高昂着头,挑衅地说道。

 

 酒吧的包厢里,男人狠狠地将女人甩在了沙发上。

 

 他猛地扑在了她的身边,如一头饿狼般猛地一下便扯开了女人的衣领,女人胸前的那抹肥沃瞬间便展露在了他的眼前。

 

 他迟疑了一下,便低头便在她XIONG-前疯狂吻了起来。

 

 “啊-呵!”女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闭着眼睛,眼神里飘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男人抬头,端详起女人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他伸手就想撤掉女人脸上的面具。

 

 女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慌忙护住面具说道:“不要!”

 

“你为什么不拿下它?”男人不解地问道。

 

“这样更有感觉啊!”女人笑了笑说道。她定定地看了男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如狐媚般的笑意,她猛地一挺身,如莲藕般白皙地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娇艳的红唇紧紧地扣上了他的唇……

 

男人避开了她的唇,定定地的打量了她一下说道:“我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什么人啊?”女人眼神有些闪烁。

 

“一个很熟悉的人,但是我觉得你不可能是她!”男人笑着说道。

 

“为什么?”女人问道。

 

“他不会是你这种女人!”

 

“你是说水性杨花吗?”

 

“你说呢?”男人笑了笑说道。

 

“我不知道。”女人说着又一次主动地吻起他来。

 

男人和女人急促的呼吸声,身体的摩擦,让空气里充满了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你说我是男人吗?”男人低沉地问道。

 

女人不暇思索地点了点头,她赤果果地躺在沙发上,她的脸上因为获得极度的兴奋而涨得通红,她闭着眼睛,手指在男人背上用力的抓挠着,她在等待,等待着一场暴风雨的洗礼,以让她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

 

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男人突然停止了“蠕动”,他从女人身体脱离了出来,随着一声低沉而痛苦的呐喊,他翻躺在地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为什么?”女人不解地问道。她原本以为暴风雨就要来了,然而却戛然而止。

 

她身体ZAO热得只想他继续,然而男人却“残酷”得宁愿独自“承受”,也不愿让暴风雨来得彻底。

 

男人却显得出奇地淡定,他站起身来,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他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意:“你不配!”

 

“那谁配?”女人猛地坐了起来,她一把扯过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生气地问道。

 

“你没权利知道!”男人冷冷地笑了笑,他从皮包里拿出厚厚地一钱,洒在了女人的身上,一脸讥讽地说道:“这是你的服务费!”

 

女人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男人歪着头,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你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女人生气地说道。

 

“哼,你是谁,我也没兴趣。”男人冷冷地笑了笑,转身就要走。

 

“宋俊哲,你站住!”女人竭斯底里地大声喊道……

 

第三百零九章 丧心病狂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究竟是谁?”宋俊哲皱了皱眉头,他歪着脸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仿佛要从她的眼神里揪出答案。

 

      女人似乎刻意在逃避他的眼神,并急急忙忙地将衣服穿上。

 

      她的手在抖,这更是引起了宋俊哲的注意。

 

     “你到底是谁?”宋俊哲目光冷冷地问道。

 

      女人凄凉地笑了笑说道:“宋俊哲,你真的就猜不出来我是谁吗?”

 

      宋俊哲心里不由地一阵颤动,这个女人的声音突然让他觉得是那样的熟悉,他细细地打量起女人的脸来,她嘴角那颗微小的痣不由地吸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皱了皱眉头试探着问道:“你是罗美娜?”

 

      “哈哈……”女人突然仰头笑着,笑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美娜,到底是不是你?”宋俊哲低沉地问道。

 

       女人定定地看了他一眼,她突然扬手便将脸上的面具揭了去,露出一张挂满泪痕的脸。

 

       宋俊哲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他阴沉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女人凄凉地笑了笑说道:“我不这样做,你压根就不会碰我,不是吗?”

 

       男人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可是你这样做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可是你今天起码对我也心动了,不是吗?”女人说道,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低垂的衣领笑着说道,“我这件黑色的裙子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俊哲哥,你不得不承认你今天晚上的确是为我动心了,起码我的身体已经让你动心了!”她嘴角竟然滑过一丝得意。

 

        男人皱了皱眉头,摇头说道:“我今天晚上有点喝多了!”

 

        “那好啊,就算你喝多了!都说酒后吐真言,俊哲哥,你告诉你,究竟怎样的女人才能配你?她到底是谁!”女人近乎咆哮地说道。     

 

       “美娜,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宋俊哲沉声说道。

 

        这个沮丧万分的女人,竟然是平日里光鲜靓丽的罗美娜!

 

       “不会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黄小乐吧?”罗美娜讥讽地问道。

 

        宋俊哲低沉地对她说道:“美娜,请你对小乐尊重一点!她只是我的妹妹!”

 

       “妹妹?贾宝玉叫林黛玉也是叫妹妹的,俊哲哥,我就想知道那个黄小乐究竟是哪一点比我好,就她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你怎么就……”罗美娜继续说道。

 

      “你住嘴!我跟你说最后一次,请你不要再侮辱小乐!”宋俊哲不悦地打断道。

 

       罗美娜点了点头,她慢慢地踱着步,突然回头看着他冷笑着说道:“好吧,那我猜,是不是那个整天臭着个脸的刘萌,还是那个妖里妖气的赵雅楠?”

 

       “够了!”宋俊哲突然大声地呵斥道,他缓了缓情绪低沉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我送你!”说着他便转身拉开包厢的门。

 

       然而就在那一刻,罗美娜从他身后紧紧地抱着他,脸贴在他的背上说道:“俊哲哥,你不要走!”

 

       “你还想干什么?”宋俊哲头也不回地问道,声音冰冷得如同一个陌生人。

 

        罗美娜竟然又啜泣了起来,她哽咽地说道:“俊哲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

 

        “走吧!很晚了!”宋俊哲皱了皱眉头,头也不回地说道。

 

        “俊哲哥,只要你答应跟我结婚,我就会跟我爸说,让他所占的股份全部更名在我们俩个人的名下,那样的话,以后你在股东大会上面,你就更有发言权了,你看这样可以吗?”罗美娜突然显得异常地温柔,她微笑着一脸憧憬地问道。

 

      宋俊哲笑了笑,他拨开了罗美娜的手,转过身定定地看着罗美娜,嘴角掠上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

 

      “俊哲哥,答应我好吗?只要我们俩个能够在一起,我爸肯定会全力以赴地帮我们的,毕竟我是他的独生女啊!”罗美娜迫不及待地问道。

 

       让父亲让出所有的股份,这对于宋氏集团父子来说自然是最有诱惑力的事情了。尽管宋世杰是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占有最大份额的股份,但是他的股份也只有百分之四十多一点,而罗美娜父亲的股份也已经占到百分之四十了,仅次于宋世杰,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近几年,宋氏集团在发展方向方面,股东之间经常会有些意见不合,而作为集团公司的新晋总经理的宋俊哲自然明显感觉到了方方面面带来的压力。

 

      因为在最近一次的股东大会上,宋俊哲提出的一个项目就被股东大会否决了。罗美娜父亲最关键的一票,他并没有投给宋俊哲,而是选择了弃权。

 

      罗美娜父亲的心思,宋俊哲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他一个是为自己对罗美娜的态度冷淡耿耿于怀;另外一点自然就是想警告宋俊哲,让宋俊哲清楚自己的位置和他罗家对宋氏集团的重要性。

 

       如果罗美娜父亲真的如罗美娜所说,会让出所有的股份,那就意味着他们宋家在宋氏集团的股份就占据了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比重,那就意味着以后宋俊哲的权力就大了,尽管说不能“呼风唤雨”,但是起码也能“舞动乾坤”。这种事情不得不说对于宋俊哲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但是罗美娜打出这样的牌,宋俊哲清楚这肯定是她父亲的意思。罗美娜尽管是他的掌上明珠,但是他做了一辈子的商人,精明地几乎可以计天算地,他肯定想过自己要是让出所出所有的股份,就意味着他今后在宋氏集团已经没有他的任何位置。

 

      不得不叹服,他为了自己女儿的幸福,甘愿押上所有的身家性命,赌一个女儿幸福美满的婚姻!

 

      这要是换作别的男人,就算罗美娜父亲不赌他所有的身家性命,就冲着他在宋氏集团的那些股份,男人们也要挤破头抢着抱走罗美娜这个多金的美娇娘。可是偏偏宋俊哲这个家伙是个硬骨头啊,他硬得几乎连狗都咬不烂!冷酷,傲慢,甚至几乎都不愿意正眼多看一下罗美娜!简直就是一丧心病狂的臭家伙!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罗美娜算是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想要嫁给他!

 

                      第三百一十章 碎尸万段 

 

  宋俊哲定定地看了她,许久没有说话。

 

 “俊哲哥,你是不是答应了啊?”罗美娜欣喜若狂地问道,这个向来强势的女人此时透露出小女人的可爱。

 

 宋俊哲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罗美娜气急败坏地问道。

 

 她因为宋俊哲的拒绝而恼怒!他拒绝得那样直接,一点都没有拐弯抹角。

 

 她罗美娜也是堂堂富家小姐啊,论相貌和财力,跟他宋俊哲也是门当户对的!这么多年两家来往频繁,谁心里不都是清清楚楚的,她罗美娜就是想嫁进他们宋家吗?

   今天晚上她不仅仅献出了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抛出了多少男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优厚条件,可是他宋俊哲竟然都不为所动!这个王八蛋男人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吗?罗美娜气愤之极地想道。

 

    “你真的想知道吗?”宋俊哲淡淡地笑了笑问道。

 

    “是的!”罗美娜毫不犹豫地说道。

 

     宋俊哲看了她一眼说道,笑了笑说道:“我心里面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罗美娜冷笑了一声,她竟然表现得异常的冷静,她似笑非笑地问道:“真的不是她们三个人中的一个吗?”

 

    宋俊哲看着她,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是!”

 

        “不是?那她是谁?”罗美娜冷冷地问道,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似乎要将那女人碎尸万段的醋意。

 

      “你不认识她!就算是告诉你她的名字,也没有什么意义。”宋俊哲笑了笑说道。

 

      “那好吧!”罗美娜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她凄凉地笑了笑问道,“她比我年轻?”

 

      “没有!你更年轻。”宋俊哲摇头笑道。

 

      “她比我漂亮?”

 

       宋俊哲皱了皱眉头,说道:“论打扮,你比她漂亮。”

 

       罗美娜笑了笑,问道:“那她比我性感?”

 

       “呵呵,”宋俊哲突然呵呵地笑了起来,他微微地笑了笑说道,“没有,她没有你性感!”

 

       “那她比我有钱?”

 

       “没有,你比她有钱!”宋俊哲沉吟了一会说道

 

      “呵!”罗美娜冷笑了一声,她摇了摇头,如同看待怪物一样地看着宋俊哲说道,“宋俊哲,我真的想不明白!既然这个女的比我老,没有我漂亮,没有性感,更没有我有钱!那你究竟喜欢她什么?”

 

       宋俊哲突然仰头闭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令人揣摩不透的神色。

 

       “你想不出来吧!宋俊哲!”罗美娜摇了摇头一脸愤怒地说道,“你就算不喜欢我罗美娜,但是也请你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吗?就凭你这样的花心大少,在外面借着一点酒精的力量,就可以跟任何一个女人上床!你会真的喜会对一个又老又丑又没钱的女人动心吗?你骗鬼去吧!”

 

宋俊哲猛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眼睛,冰冷地说道:“我确实喜欢上了这样一个女人,我没有骗你!”

 

 “你编吧,你就继续编吧!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罗美娜冷笑着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罗美娜,我告诉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你跟她是一样的!”宋俊哲皱了皱眉头说道。

 

罗美娜愣住了,她突然又换上了一副可怜的表情,哭着问宋俊哲道:“俊哲哥,你真的没有骗我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俊哲哥,我真的很喜欢你!求求你,让我们在一起好吗?”说着她竟然又去抓宋俊哲的手。

 

宋俊哲没有拒绝她,他淡淡地说道:“美娜,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我们是不可能的!好吗?”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罗美娜突然抬头问道,睁着一双腥红的眼睛。

 

“她是谁?跟你没有关系!”宋俊哲甩开了她的手说道,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的神色,他幽幽地看了她一眼低沉地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才不要你送呢!”罗美娜拒绝道。

 

 宋俊哲摇了摇头说道:“不要任性了!早点回去吧,不要让罗叔叔担心!”

 

“哼!你还会在意我爸啊?”罗美娜冷笑了一声问道。

 

“他是我的长辈,我一直都很尊敬他的。”宋俊哲面无表情地说道。

 

“哼!尊敬?你就是这样尊敬的?”罗美娜摇头嘲讽着问道。

 

“走吧!今天我是一个人来的!你得跟我走!”宋俊哲生硬地说道。

 

 罗美娜嘴角露出一丝妖媚的微笑,她笑了笑说道:“现在已经是午夜了吧,正好是男人出没的时候,我想还是留下来跟他们多喝几杯,也不枉费我今天穿的这身性感的裙子了。”说着她竟然用力地将自己的衣领往下一扯,露出大半个浑圆雪白的XIONG 部来。

 

“你想干什么?”宋俊哲皱了皱眉头问道。

 

“你管我干什么!”罗美娜冰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呵,好吧,过了今天晚上,你想干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不过今天你得跟我回去!”
宋俊哲说道。

 

“你管好你自己吧!”罗美娜白了他一眼,便趾高气扬地朝门外走去。

 

“你站住!”宋俊哲生气地喊道,并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谁让你管我!”罗美娜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执意往外走。

 

“跟我走!”宋俊哲不由分说便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

 

“你放开我!”罗美娜发疯似地说道,她突然从桌上摸了一个空酒瓶,在桌角狠狠地甩了一下,空酒瓶瞬间碎裂,露出狰狞可怖的断裂面来,她拿起酒瓶的断裂面抵在自己手臂上的脉搏上冷冷地笑着说道,“你根本就不在乎我,还管我干什么!你要是不放手,我就从这里割下去。”

 

“你疯了!”宋俊哲生气地说道。

 

“呵呵,我没有疯!你让我留在这里!”罗美娜笑了笑说道。

 

“我得对罗叔叔负责。”宋俊哲低沉地说道。

 

“谁要你负责啊?鬼才要你负责呢!”罗美娜发疯似地咆哮着说道。

 

“啊呵……”宋俊哲痛苦而低沉地叫了一声,他按着自己正汩汩往外流血的腹部慢慢地瘫坐了地上……

 

“俊哲哥,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死啊!来人啊!救命啊……”罗美娜哆嗦地看了一眼手上的那沾着血迹的半截空酒瓶,连忙扔了出去。她惊恐地坐在地上大声地哭着喊道……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