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另眼相看的竟是未婚妻家里的一个佣人

资讯日期:2021-09-08 20:44


第1章 替她睡一晚

“温惜,只要你乖乖进去陪里面的人睡一晚,你母亲的医药费就有着落了。”

总统套房外,温惜紧紧咬着唇。

她是沐家的女佣,只因为和沐家大小姐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沐舒羽便总是想方设法的羞辱她,没想到这次……竟然让她去和别的男人睡觉!

可想起还躺在医院里的母亲,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去。”

温惜推开房门,屋子里光影昏暗,空气里有很浓郁的酒精味,隐约还能听见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她摸索着走到床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一股力道猛地拉下,温惜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地跌倒在床上。

随即一具滚烫的身体压下,温惜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不要……”

“我会对你负责。”男人低哑的嗓音响起,话音落下的同时,灼热的吻跟着落在她的脸颊。

温惜抵抗的动作微顿,想起进来前沐舒羽的交代,最终还是闭上了双眼,遮住眼底的泪水跟屈辱,咬着苍白的唇承受着这一切……

后半夜。

温惜慢慢地坐起身,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胡乱地将洒落一地的东西收进包里,却没注意到,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坠也被她无意收了起来。

她咬着牙,回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睡得正香的男人,薄被滑落在他腰间,露出上身紧实的肌肉,再往上,是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她不敢多留,快速走出了房间,走廊尽头,打扮精致的沐舒羽正等着她。

“小姐,事成了,你答应我的钱……”温惜咬着唇开口,双手局促不安得裹紧身上的衬衣。

沐舒羽有些嫌恶地扫了她一眼,目光落在温惜裸露在外面白皙的脖颈上,上面的暧昧痕迹越发让她厌恶。

本来这一晚上应该是属于她的,可是谁让她不是处!

真是便宜她了!

沐舒羽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丢给她,恶狠狠地警告温惜,“今晚的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面,如果被别人知道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温惜默默点头,身上男人留下的青紫像火一样烧灼着。即使她不说,她也绝不想让别人知道。

沐舒羽满意地拂开她的手,转身迫不及待地走进了房间……

清晨。

陆卿寒睁开眼睛,刚坐起身,身边熟睡的女人‘嘤咛’了一声,他的视线落了过去。

沐舒羽揉了揉眼睛,连忙裹紧了被子,娇羞又惊慌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怎么会这样?”

陆卿寒看了她一眼,“昨晚的事情很抱歉。我安排了司机先送你回去,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代。”

沐舒羽红着脸,看着男人冷漠的样子,也有些发怵,只是娇羞的低头,“好。”

说完,她不再避讳地掀开被子下床穿衣,陆卿寒不经意间扫过她的后背,女人后肩位置有一道醒目的疤痕,像是被烫伤的。

只一眼,陆卿寒便收回目光,等沐舒羽离开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昨晚的事,查清楚!”

能够摸到他下榻的酒店,还给他玩下药这种卑劣的小把戏,若是让他查到了,一定不会饶了对方!

但就在他洗完澡准备离开时,却发现一直随身携带的玉坠怎么都找不到了。

那枚白玉吊坠是他儿时母亲在寺庙中求来的,圆形玉坠,上面纹着一道陆家的暗纹。

难道是掉在刚才那个女孩那儿了?

第2章 最有名的豪门

温惜从酒店离开后,先去医院补齐了拖欠的医药费。

然后才回到沐家后面那栋低矮的小屋。

那是温惜的家,所有的阳光都被小屋前奢华气派的沐家别墅挡的死死,常年阴冷。

她父亲温从戎是沐老爷子的司机,母亲江婉燕是沐家的帮佣。

父亲温从戎去世后,她和母亲就搬到了这栋破旧的小屋。

“温惜!”路过别墅时,张管家气势汹汹地呵斥道,“一大早跑哪儿去了?还不快过来择菜!”

在沐家,温惜就是低贱的女佣,谁都可以使唤。

温惜应了一声,朝厨房走去。

张管家看着她那张白净的脸,忍不住皱眉,“你怎么没戴口罩?是想故意气小姐吗?”

因为温惜和沐舒羽长得太过相似,所以沐舒羽定了规矩,温惜只要出现在沐家,就必须戴着口罩,否则只要她敢露脸就给她一巴掌!

她连忙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好,巴掌大的脸蛋被遮住一半,只留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管家狠瞪她一眼,看着她老老实实干活了才起身离开。

此时,沐家门外,一辆高档轿车停下。

身穿烟灰色高定西装的男人走下车,胸口价格昂贵的胸针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身形笔挺,面容英俊气度迷人。

管家刚出厨房就眼尖地看见了男人,连忙激动的迎了过来,“陆先生,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北城最有名最有钱的豪门,身家千亿的陆家四少陆卿寒。

张管家一边说一边恭敬地将陆卿寒迎进门,朝着佣人吩咐道:“赶紧去请先生和小姐,吩咐厨房上茶!”

沐家客厅。

陆卿寒坐在沙发上,双腿自然交叠,帝王之势让客厅里面的人倍感压力。

温惜端着茶低头走过去,动作轻轻的将茶盘放在茶几上。

不经意的抬眸,看到了陆卿寒的脸,她整个人突然愣了一下。

是他!

昨晚上男人亲吻她的一幕幕顿时如海水般冲击着她脑海,就连身上的涩痛都能够清晰感知。

耳边,似乎响起来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我会对你负责!”

温惜整个人一慌,手也跟着一抖。

端在手里的茶水跟着撒出来一些,她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掌心一片疼痛,但依旧有几滴溅落在男人的西裤上。

男人瞳仁冷冷一眯。

看向这个有些毛手毛脚的小女佣,她低着头,戴着厚厚的口罩,穿着白色的衬衣牛仔裤,身形瘦弱。

明明只是个女佣,却让他莫名觉得有几分眼熟。

“温惜,你怎么回事!”张管家冷着脸呵斥道,又连忙给陆卿寒道歉,“对不起啊,陆先生,新来的佣人不懂事,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

炙热的目光落在温惜的身上,她只觉得脖颈间,锁骨上,那些被男人噬咬过的地方,突然极具变热。

她低着头,纤细的肩膀也有些颤抖,连掌心被热水溅到的疼痛也忽略了。

陆卿寒不语,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温惜。

张管家擅长察言观色,立刻说:“温惜,还不快谢谢陆先生不与你计较!”

“谢谢、谢谢陆先生!”温惜小声说着。

她低着头,连忙拿过茶几上的纸巾,弯腰低头擦拭男人西裤上的水渍。

收拾完,温惜长长舒了口气,赶紧抱着茶盘准备离开。

随着她的动作,一股熟悉的樱花沁香传来,与那晚“沐舒羽”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陆卿寒眼眸一眯,“站住!”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