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有本古书,颠覆关羽形象,学者:难怪正史不敢记载

资讯日期:2021-09-09 13:01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附近唱歌的地方,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建安五年,曹操东征徐州,击破刘备。关羽与刘备失散后,随曹操回到许都。罗贯中写演义时,为了突出关羽之义,煞费苦心,又是挂印封金,又是千里单骑,一个忠义无双,为了见到兄长,不惜代价的形象,跃然纸上,深入人心。

建安五年,曹操东征徐州,击破刘备。关羽与刘备失散后,随曹操回到许都。罗贯中写演义时,为了突出关羽之义,煞费苦心,又是挂印封金,又是千里单骑,一个忠义无双,为了 见到兄长,不惜代价的形象,跃然纸上,深入人心。

正史《三国志》里这一段,其实更精彩。从当时的情况看,不光关羽忠义,曹操言行,也够美谈。

陈寿说曹操“知道关羽不留而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义,自非有王霸之度, 熟能至于此乎?”

后来的事,诸位熟悉,关羽回到刘备身边,随刘备辗转周旋数十年,终于有了荆州和益州的基业,然后,在他最辉煌的建安二十四年,从世界之巅,坠入深渊。

但再然后,关羽便走上了他的封神之路。两晋南朝时,人们但凡遇见猛将,总爱比之于关羽和张飞。

这就像是,汉末三国,人们但凡遇见猛将,总爱比之于樊哙一样。

但那时的关羽,在人们心中还是一位有血有肉的英雄,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万人敌,人们并没将他和任何超脱了现实的形而上的形象联系在一起,直到天嘉三年(562)的一件事,终于打破了关公英灵的宁静。这一年,陈文帝陈蒨在赵子龙虎口救阿斗的当阳县,建立了有史以来第一座关公祠堂,并提出了“关公显灵成神”的口号,从此,关公与神,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关公神话的脚步,再也没有停息。

隋朝开皇年间,关公显圣的佳话,已遍传大江南北,开皇九年,关羽家乡解良,民间自发捐出了一座关公庙,从此,关公成为“庙堂之上”的存在。后来,关羽又从“公”变为“帝”,成了关帝。再后来,佛教大师智顗,尊奉关公为“伽蓝神”,奠定了关羽在佛教中的地位。唐朝末年开始,大江南北已经遍布关公庙了,关羽在民间的封神,已彻底浸透民心。

明朝时,关羽更是与“文圣”孔子,并肩而立,成为“武圣”,这将关羽的形象,抬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人们每每提到关公,再也无人去说那个曾经有血有肉,行走于世的存在,人们脑海中,已将他等同于“释迦牟尼佛”这样的存在了——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关羽是真有其人,还是一个传说。

但一部失传千年的古书,恐怕要给关羽完美耀眼的形象,略辟一道瑕疵了。《蜀记》,是晋朝史学家王隐所著的一本书,早已失传千年,但其中一些只言片语,仍然以各种形式,保留了下来。这本书记载了关羽和曹操之间这样一件事。

大意是说:曹操与刘备围攻吕布于下邳城,关羽启禀曹操,吕布派遣其部将秦宜禄去求援兵(张杨),关羽求曹操,自己要娶秦宜禄的妻子,曹操准了关羽。等到即将攻破吕布,关羽又多次启禀曹操(娶秦宜禄之妻)。曹操怀疑这位女子有国色天香,就自己先见了这位女子,然后自己纳之为妾,关羽于是心不自安。

这件事的记载,与孙盛的《魏氏春秋》记载一致,说明当时确有其事。

这件事情,曹操的表现一如往常,再次用行动证明了他“只爱别人的妻子”。但关羽的行为,却颠覆了人们对他的认知。后人心中的关羽,是一位对女色滴水不漏,刀枪不入的真男儿,然而从这则记载看,事实恐怕不是这样。

秦宜禄之妻这位女子,为谁,是何相貌,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从曹操纳之为妾看,这位女子绝对不丑。但重点在于,关羽想要纳的,是吕布部将之妻,是别人的妻子,这件事本身,就对关羽的完美形象,构成了不小的冲击。

但这其实真的怪不了关羽,要怪,只能怪后世把他美化得太过,把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硬生生拔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就像诸葛亮,也不止一位黄氏,他也纳妾,那个时代,纳妾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可是习惯了膜拜关公的后世人们,怕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偶像,竟然还有这样的“瑕疵”。

正史《三国志》里这一段,其实更精彩。从当时的情况看,不光关羽忠义,曹操言行,也够美谈。

曹操察其(关羽)心神无久留之意,谓张辽曰:“卿试以情问之。”既而张辽以问关羽,关羽叹曰:“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吾要当立效以报曹公乃去。”张辽以关羽言报曹公,曹公义之。及关羽杀颜良,曹公知其必去,重加赏赐。关羽尽封其所赐,拜书告辞,而奔先主于袁军。左右欲追之,曹公曰:“彼各为其主,勿追也。”

陈寿说曹操“知道关羽不留而嘉其志,去不遣追以成其义,自非有王霸之度,熟能至于此乎?”

后来的事,诸位熟悉,关羽回到刘备身边,随刘备辗转周旋数十年,终于有了荆州和益州的基业,然后,在他最辉煌的建安二十四年,从世界之巅,坠入深渊。

但再然后,关羽便走上了他的封神之路。两晋南朝时,人们但凡遇见猛将,总爱比之于关羽和张飞。

崔公,古之关张也。——《魏书·崔延伯传》

这就像是,汉末三国,人们但凡遇见猛将,总爱比之于樊哙一样。

太祖见许褚而壮之曰:“此吾樊哙也!”——《三国志·许褚传》

但那时的关羽,在人们心中还是一位有血有肉的英雄,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万人敌,人们并没将他和任何超脱了现实的形而上的形象联系在一起,直到天嘉三年(562)的一件事,终于打破了关公英灵的宁静。这一年,陈文帝陈蒨在赵子龙虎口救阿斗的当阳县,建立了有史以来第一座关公祠堂,并提出了“关公显灵成神”的口号,从此,关公与神,便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关公神话的脚步,再也没有停息。

隋朝开皇年间,关公显圣的佳话,已遍传大江南北,开皇九年,关羽家乡解良,民间自发捐出了一座关公庙,从此,关公成为“庙堂之上”的存在。后来,关羽又从“公”变为“帝”,成了关帝。再后来,佛教大师智顗,尊奉关公为“伽蓝神”,奠定了关羽在佛教中的地位。唐朝末年开始,大江南北已经遍布关公庙了,关羽在民间的封神,已彻底浸透民心。

明朝时,关羽更是与“文圣”孔子,并肩而立,成为“武圣”,这将关羽的形象,抬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以至于人们每每提到关公,再也无人去说那个曾经有血有肉,行走于世的存在,人们脑海中,已将他等同于“释迦牟尼佛”这样的存在了——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关羽是真有其人,还是一个传说。

但一部失传千年的古书,恐怕要给关羽完美耀眼的形象,略辟一道瑕疵了。《蜀记》,是晋朝史学家王隐所著的一本书,早已失传千年,但其中一些只言片语,仍然以各种形式,保留了下来。这本书记载了关羽和曹操之间这样一件事。

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关羽启曹公,吕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曹公许之。 临破,又屡启于曹公。 曹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关羽心不自安。 此与魏氏春秋所说无异也。 ——《蜀记》

大意是说:曹操与刘备围攻吕布于下邳城,关羽启禀曹操,吕布派遣其部将秦宜禄去求援兵(张杨),关羽求曹操,自己要娶秦宜禄的妻子,曹操准了关羽。等到即将攻破吕布,关羽又多次启禀曹操(娶秦宜禄之妻)。曹操怀疑这位女子有国色天香,就自己先见了这位女子,然后自己纳之为妾,关羽于是心不自安。

这件事的记载,与孙盛的《魏氏春秋》记载一致,说明当时确有其事。

这件事情,曹操的表现一如往常,再次用行动证明了他“只爱别人的妻子”。但关羽的行为,却颠覆了人们对他的认知。后人心中的关羽,是一位对女色滴水不漏,刀枪不入的真男儿,然而从这则记载看,事实恐怕不是这样。

秦宜禄之妻这位女子,为谁,是何相貌,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从曹操纳之为妾看,这位女子绝对不丑。但重点在于,关羽想要纳的,是吕布部将之妻,是别人的妻子,这件事本身,就对关羽的完美形象,构成了不小的冲击。

但这其实真的怪不了关羽,要怪,只能怪后世把他美化得太过,把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硬生生拔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就像诸葛亮,也不止一位黄氏,他也纳妾,那个时代,纳妾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可是习惯了膜拜关公的后世人们,怕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偶像,竟然还有这样的“瑕疵”。

注: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