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话说断食与跑步

资讯日期:2021-05-04 22:04



文|嘉鸿Cat


狗年大吉!


过年大吃大喝已经没有新意,放假期间管住嘴,迈开腿,才是对自己一年开始最好的奖励。话虽如此,能做到的全中国没几人,那么妥协一下,过年期间,管不住嘴,就迈开腿;迈不开腿,就管住嘴;既管不住嘴,也迈不开腿,那么就节后断食几天,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


跑步以来,断食好多次,大多是跑了个赛事受伤,身体不舒服,赛后采取断食疗法。比如2014年跑东京受伤,2016年跑珠峰马拉松高原反应后遗症,通过断食排毒恢复,效果很好。最近的Garmin 100, 赛后也狠断两天,排毒,恢复,效果奇佳。可从来没有尝试过赛前断食,断食后跑全马。


断食与马拉松听着就不搭,所谓马拉松之前的Carb Loading, 吃碳水化合物,补糖,都是围绕吃。赛前不吃,把身体内的糖和盐以及任何有毒物质排出,还能全马吗?


2018年的港马,我做了一次断食与马拉松混搭的实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去年12月中从乞力马扎罗山上下来,就觉得身体不对。跑快了,不舒服;吃多了,也不舒服。不适合高原的我,又尝到下山后哪里都别扭的无名。这次跟从珠峰大本营回来那次还不同,没有肿,没有明显的高山症状,不过觉得体能体力脑力的明显下降。


这种感觉在跨年的环大帽山162公里证实。要说12月30日那天晴朗美丽,不是很热,是跑越野的好天气,而30几公里就开始不停呕吐,滴水不进。跑在山上,想着,这肯定是乞力马扎罗后遗症,内脏死了不少细胞,无法胜任高强度运动。又熬了40几公里,凌晨2点半,决定78公里退赛。


这种身体的混乱,说不出来的不舒服,无法明确指出在哪里,只有自己知道。医生帮不了你,如果检查,可能一切正常,可是跑起来,一抬腿就明了。极限运动惹的祸,也只能采取极端手段。


于是2018年新年钟声敲响,就开始琢磨着断食。然而孩子们都放假,大哥还没返校,大家在一起的时间宝贵,我要不吃,势必影响大家的情绪。不吃的另一个副作用,就是不做饭。当妈的人,不能太任性,自己不吃,得找合适时间。


一查日历,几乎到4月底每周末都有比赛,唯一的空档期就是港马那周。圣诞,新年,一直在吃,身体负担很重,还是跑不起来,觉得身心不在一起,心肺无法正常合作,跑个5公里都困难。断与不断,关系到能否尽快恢复,甚至关系到港马能否完赛的问题。


港马跑过几次,对于我没有什么难度,但要跑进5小时这种状态估计做不到。沦落到进5都要琢磨一番的地步,身体肯定出状况了。


于是当机立断,周一开始断食,戒固体,只喝柠檬水,第二天喝果汁儿喝蔬菜汤,一断三天。每天跑步上山,出一身汗排毒,在上了无数次厕所,掉了2公斤之后,决定复食。体重太轻,只有2公斤的资本可以消耗。


身体如燕,头脑清醒,新生儿的感觉。好久没有这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了。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再给自己的身体下毒,让人家承受多大负担,还要满世界跑步,太对不起她了!


对于食物,圣诞新年的饱食终日,开始麻木,断食后,味蕾觉醒,重新体会到简单食物的色香味,如同婴儿发现新玩具的兴高采烈。周四,吃了一顿;周五,吃了两顿,都是生素,没有开火。周六才意识到,周日就是港马,是否需要碳水?才复食的胃不敢多吃,仍然是两顿。现在的我,不吃不会有太大问题,吃多了一定出问题。


港马当天非常谨慎,带了三袋能量胶,最快的补糖方式, 不吃主办方的补给,怕肠胃反应。起跑前一个能量胶,10公里一个,半程一个。前面很保守,时刻关注自己的心跳,糖,盐,电解质的流失。半马2小时10分,状态很好,知道完赛没问题了,也知道肯定5小时以内了。半程之后吃了4个盐丸,到终点4小时33分,没有抽筋儿,没有感到疲倦,看来实验成功。


刚刚结束的Garmin 100, 赛后也断了两天,迅速帮助排水排酸恢复。一个百公里基本2-3天内就好人一个了。


春节期间,主题又是一个字,吃!可以想象一个礼拜吃下来的油腻。然而有时吃是亲情,吃是友谊,吃是礼貌。于是要想人前“显贵”,必须背后“受罪”,春节之后,3月11号一个越野过后,约人集体断食。


2018年3月12号-18号,跑族断食排毒训练营第二期,12-13号,吃生吃素,14-16号无固体果汁儿断食,17-18号复食,吃生吃素。参加免费,但要求每天写日记,每天断网12小时。此次活动自发自愿,没有保险,自己几斤几两掂量着。报名添加文后跑族小秘(写明断食二期),报名截止3月5号。参加者需要一周心里建设,尤其第一次断友。


对于我,本命年要把断食排毒提上议事日程,每周一小断,每季一大断,看看今年身心会有怎样的突破。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