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跑步时

资讯日期:2021-05-05 16:50



去年的这个时节,我开始跑步。在公园里跑步的时候,往往被树影婆娑和阳光交织的画作吸引,那是一副只要你眨眨眼便可看到变化的动态油画,风是最忘我的画家,我可以自诩为最敏锐的观察者吗?


在漫不经心的跑步中,一起一浮的视野中,树叶的生命能量也在缓缓流动,很欢喜。当一边跑步一边颂着心经,我看见一只甲虫停在叶梢上,张开了翅膀。



1千米的跑道,跑到两圈半的时候,似乎已经到达了身体的极限,呼吸急促,腿如灌铅,肚子隐痛,起初我会选择停下来,快步走,然后再跑,这时候的身体会提出抗议,无论我想如何努力的跑下去,身体都是不听话的。如王尔德笔下那自私的巨人,习惯了坐在房间的摇椅上,烙着火,欣赏着窗外寒冷冬眠的花园。以为那就是他的生活,循规蹈矩,一丝不苟。


去年,这一天,立夏。清晨的公园里人很少,鸟啼婉转,我松散的跑着,一圈、两圈、两圈半、三圈,有些忘记了在跑步这件事,当我意识到已经跑了三圈的时候,突然感到腿一下重了起来,跑不动了。


心里有些好笑,这奇怪的身体,会抗议还会调皮,明明可以做到的,偏偏要耍耍赖。我像拎着一包落水的棉花,负重前行。成片的光影变得狰狞,我低着头,任你们笑吧,这些见风驶舵的过客。当一种念头迅速占领阵地的时候,就如一束光打在了舞台的正中央,主角光环下,一切都变得信手捏来。当跑到第四圈的时候,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一切像重新开始般,腿不重了,呼吸不再急促,那树那光又再次明媚起来。


哦,原来如此,这仅有的小小的身体,就在这个不知不觉的过程中,渐渐的锻造起来,日益康健。如同韩松落对“个性”的短评。


“要知道,个性其实并不完全出自天然,也不一定由顺畅的环境培育出来,个性往往来自夹缝生存,来自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边缘身份,这种身份,让人不断向着内里打望,也和周遭不断发生摩擦,所有这些,都在增加性格里的质感和颗粒度。”


我好像扯远了,再绕回来继续说跑步这件事。


有时候,因为周末陪同阿君去健身房练习散打,一个小时,我会在跑步机上一展拳脚。室内的跑步和室外的分别甚大。虽然跑步机上会有意显示出诸多风景美丽的跑步圣地,可那小小的屏幕终究是美好风光的行尸走肉。在多次的尝试中,我终于找到最适合我的室内跑步方式。


带上耳机,随着巴赫十二平均律的钢琴独奏,那均匀的节奏和脚步融为一体,这时候,闭上眼睛,把脑子里繁杂的事情一个一个的拿出来,像剥一颗卷心菜般,不用多时,便可理出头绪,时见明朗。


今晨,立夏。我送阿君去健身房,怀念起去年坚持良久的跑步。如今,是该重新抖擞抖擞精神了,安静的时日太久,忘记了跑步,那自私的巨人似乎也忘记了春日花园的温暖。幸好,还不算迟,土壤还在,只等一树花开。



说不出来或许就是最真实的,总不免佩服,这世间的一切都有其仪轨,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控着,春夏秋冬,时序交错,缄默无言。


我回到斗室,浇洗茶具,准备泡上一壶古树普洱,效仿日本方丈那严格的六道程序,先在室内喷水“布施”;然后烧水,风炉用香木,洁净身体和思想,是“持戒”;将含苞的花插入净瓶,花代表慈悲,因为生命都会消逝,此为“忍辱”;点燃线香,集中精神,此为“精进”;吃简单的饭食,意味“禅定”;最后点灯,意味“智慧”,这一切齐整的时候,方可泡茶。


如果你细细的品,普洱的变化就如同一场长跑,数不尽的风花雪月、百转千回和初心依旧。


---终---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