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面纱》、《平凡的生活》等有感

资讯日期:2021-09-15 14:03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生活、关于人性的书籍,像是《平凡的生活》,《在细雨中呼喊》以及这一本《面纱》。

对于前者来讲,我能整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不管是感情上的也好,故事内容上的也好。《在细雨中呼喊》则是让我感觉到了余华面对人性恶的一面赤裸裸,以及对于愚昧尖锐的剖析。而《面纱》,我总感觉自己像是一直被作者用无形的细线捆绑着,嘲弄着。

我敬佩孙少安、孙少平两个兄弟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也感叹生活风云变幻带给平凡人的历经。我理解但讨厌少安过于谨慎与市侩的生活理念,向往有少平追求自我人生的坚持与在逆境中的挣扎和乐观。

此外,围绕他们展开的宏大的画卷中,每一个鲜活的角色所体现出的卑鄙、自私、狂妄、高尚、执着……虽然情感上有波动,但是所有角色在生活面前展露的挣扎的劲头是我所推崇的。即使是王满银这样的充满贪婪、懒惰、投机取巧、不负责任的角色,我感觉自己能够在最后原谅他。所有的角色,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性格与认知,并有着足够形成这种角色特点的充足理由。

路遥用一种温润的笔触,清晰勾勒出了这样一个西北地区的脉络。朴实的文笔,时常让我沉浸在文章,而不可得知作者已经构建了一个足够大、足够仔细并且矛盾尖锐的世界。之前阅读《人生》,高加林与巧珍的感情纠葛已经足够抓住我这敏感的小心脏,但是《平凡的生活》真正让我见识到路遥在构建格局,描绘各种角色上的挥毫千秋。

余华的《活着》与《平凡的生活》所表达的精神其实是不一样的。很多人看余华的《活着》,认为它所讲的就是一个人在面对残酷的生活的时候,不管怎样都要坚强的活着。这里面有一个点我是不能认同的,那就是“坚强”。

富贵与家珍这一对夫妻在经历的长时间的动乱年代,在面对了各种生活的摧残和生离死别后,仍然能够活下去,不是坚强的支撑,更多的是一种情感麻木的惯性。这个与《平凡的生活》有很大的区别,《平凡的生活》当中也有麻木的代表,但是主题的精神在于,生活对待每一个人都丝毫没有感情,各种机缘与因果让它给每一个人都铺垫好了一个又一个的考验,不过少平与少安以不同的认知,用同样的奋斗精神迎接了这一切,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生活。

之所以要先说《活着》,是因为在读余华其他的譬如《兄弟》、《许三观卖血记》和这本《在细雨中呼喊》,我所感受到的余华的创作一直都是一致的,就是在塑造一个个愚昧的人物。

他并不是想进行什么说教,可能他没有什么兴趣,而就是想展示这些愚昧的人物身上的麻木、胆怯、愚蠢以及和动物一样对外界刺激的反应。有时候主角很重要,是一个主舞台,有时候主角并不重要,只是一个上帝视角。这样的一种创造,自然也就形成他辛辣的文风和时常会出现的黑色幽默。随便提一句,最近在看王小波的书,他的幽默也以讽刺为主,但更多是滑稽。

说到《在细雨中呼喊》,我非常喜欢它的行文结构。读了很多时间顺序的书,刚开始看这本书有一点不习惯,仿佛在绕圈一样。

但是细细读完每一个围绕着事件展开,每一个由关联人物引出的内容,时间线在来回跳跃的同时,各种伏笔与应和就变得很有趣味,仿佛有了一种宿命与轮回的感觉。

《面纱》是我读的毛姆的第二本书,之前看他写的《月亮与六便士》,已经对他“作家中的哲学家”称号有了一定的体会,不过这一本书中议论的部分并没有后者中那么直白,或是说深入,很多时候它就是角色自我的内心活动。

在读《面纱》的时候,我的情感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以至于看完了再去翻看书上所作的笔记,那些感叹、诅咒、祈愿、对情节走向所立下的flag,让我看到了自己看这本书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咬牙切齿。

也可能是选材上更能勾起平凡人的情感波动,毕竟斯特里克兰那种被创造欲望折磨、无视现实各种规则的追梦人,还是离自己有点遥远,而沃尔特和基蒂这样的夫妻,是我们生活中能够接触到的。

看到我所立下的几个flag,除了一些是在情感澎湃时的冲动,比如“沃尔特的角色一定要来一个大反转”,“还是狗男女最后一定要在一起”等,有几个发自疑问的flag最后却让我有点惆怅。

比如最后基蒂还是不爱沃尔特,其实这个点我心里从一开始便有了答案,毕竟在《月亮与六便士》中,毛姆就写过“女人能够原谅伤害她的男人,但不能原谅牺牲自己的男人”,可能就是这样吧,不爱就是不爱。

在成年的路上,生活上的经历、成长的环境和所受的教育形成了一个人的认知。成年后的认知不经历一番痛楚,应当是很难改变的,自然喜好的情感是认知的一种延伸。

女人可以被一时感动,可以因为情感之外的因素与一个男人生活,但是想让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她所讨厌的男人,太难了。就像是《月亮与六便士》中的布兰琪,在为了生活而选择的男人与对自己生理上有原始吸引力的男人中,还是选择了斯特里克兰。

还有基蒂精神的觉醒。

首先是这样的觉醒是否彻底。在死亡灾难面前,任何事情都变得透彻了起来,但是基蒂所通晓的事理让我产生了疑惑。最主要的是她原谅自己原谅的也太快了,我并不是想说她必须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自己才会舒心畅意,只是在知道自己是错的,在愧疚之后的第一时间,她便原谅了自己,这是让我有点始料不及的。可能是东西方的文化的差异,还是我自己个人认知的问题,原谅自己的前提应该有一个过程吧。

要么是通过别人的谅解,逐步思考这样的事情,时间的积累达到了一个质变;要么是别人不谅解,但是用自己的方式慢慢释怀了自己的愧疚,情绪平稳之后有一个顿悟;等等,从“明事理”的第一时间就原谅有点难理解,生命的无常和脆弱让她感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大事?但最后她沉沦在美男子怀中的迅速,和她对美男子坚持到底的厌恶也没看出她有多么的释怀。

再要说的就是精神觉醒的意义。正如上面讲的,回到了香港,基蒂还是没有抵抗住美男子的诱惑。这样讲来,觉醒的意义只是让你明事理,依然无法对抗人性,只有逃避才能避免更大的错误。

的确,明事理不等于自我就能做到。但是在被抛弃、被羞辱,直面死亡有多悟性之后,还能在同一个坑里摔自己一跤,着实让人疑惑。西方文化是否太过于迷信人性呢?

年轻时候的我,也是十分迷信人性,迷信到怀疑一切现实人物与历史人物。更可怕的是,我还迷信的这种人性,还是自己闭门造车所理解的人性。

看着“存天理,灭人欲”就说虚伪,不相信世界上有着能够全心全意为一件事情无私奉献的人;更可怕的是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情怀所言,不过是“事后”人们的一种修饰,用来洗脑和激发不理智的人。

随着时间的增长,价值观上有了改善,才能发现自己很多的认知是错的,必须要承认错误与改变生活态度。所以中国人很多事情上讲意义,也许有时候会有一丝市侩,但是这样的市侩好过经历了一番却毫无所得。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