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新自由主义简史》有感

资讯日期:2021-09-15 14:04
读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简史》,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如书中所述,现代文明运行的历史模式,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也就是新自由主义构架下的世界经济模式。
虽然哈维老师揭露,批判、痛斥新自由主义横行下的种种霸道、劣迹与不公,然而我们依旧过不好这一生。尤其在疫情后,拯救和毁灭我们的依然是新自由主义的套路。
翻阅每一页,都会响起《进击的巨人》中阿尔敏对艾伦的呼喊:让我看看,你究竟哪里是自由的?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
新自由主义首先是一种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即认为通过在一个制度框架内——此制度框架的特点是稳固的个人财产权、自由市场、自由贸易——释放个体企业的自由和技能,能够最大程度地促进人的幸福。国家的角色是创造并维持一种适合于此类实践的制度框架。例如,国家要确保货币的质量和信誉(integrity ),还必须建立必要的军事、国防、治安和法律组织和职能以确保个人财产权,并在需要时用武力保证市场的正常运转。
新自由主义的特征
任何一种思想若想占据主导,就必须首先确立一种概念装置:它诉诸我们的直觉和本能、诉诸我们的价值和欲望、诉诸我们居住的社会世界所固有的种种可能性。如果成功的话,这一概念装置就能牢固确立在常识中,以至于被视为理所当然、毋庸置疑。新自由主义思想的奠基性人物认为,关于人性尊严和个人自由的政治理想至关重要,是"文明的核心价值"。
讽刺的是,新自由主义理论家对个人自由赋予的民主抱有极大怀疑。他们认为,多数人的治理会对个人自由和宪政自由带来潜在威胁。民主被视为奢侈品,只有在相对富足而且存在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以保障政治稳定的条件下,民主才有可能。所以,新自由主义者偏向专家和精英的统治。
新自由主义赋予市场交换以如下地位:市场交换"本质上具有伦理性,能够指导一切人类行为,代替所有先前的伦理信念";就此而言,新自由主义强调市场中契约关系的重要性。新自由主义认为通过将市场交易的达成率和频率最大化,社会公益会因此最大化;新自由主义试图把一切人类行为都纳入市场领域。这需要种种信息创造技术和能力,积累、储存、传递、分析,使用庞大的数据库,用以在全球市场指导决策。
由此,新自由主义开始自我强化两种趋势:
一是资本主义企业所有权和管理权——两者照惯例相互分离——的特权进行融合,方式是给予执行总裁们(管理者)以优先认股权(所有权凭证)。于是,股票市值而非生产活动成为经济活动的指示灯;
二是急剧减小以下两者的历史沟壑:一方是为获取股息和利润的货币资本,另一方是寻求获利的生产、制造业和商业资本。这一分离在过去不同时期制造了金融家、生产者和商人之间的冲突。
以上两种趋势的形成,导致了社会层面的巨大偏颇——
这些偏颇尤其体现在仅仅将劳动力和环境视作商品的时候。在发生冲突时,典型的新自由主义国家将站在"良好投资环境"一边,或者反对劳动者的集体权利(或生活质量),或者反对环境自身更新的能力。第二种产生偏颇的情况,源于在冲突发生时新自由主义国家典型地倾向于维护金融体系的信誉和金融机构的偿还能力,而不是维护大众幸福或环境质量。


新自由主义带来的问题
第一,不均衡地理发展的动荡加剧,使得某些地区可以(起码在一段时间内)惊人地发展,代价则由其他地区承担。例如,如果说1980年代很大程度上属于日本、亚洲经济 "小龙"和西德,而 1990年代属于美国和英国,那么一些地方的" 成功 "恰恰遮蔽了以下事实:总体而言,新自由主义化无法刺激经济增长或提高人民生活。
第二,从上层阶级角度出发,新自由主义进程而非其理论确实是巨大的成功:它要么重建了统治精英的阶级力量,要么为资产阶级形成创造了条件(如中国、印度、俄罗斯等地)。
简而言之,新自由主义化的主要实质性成就不是生产财富和收入,而是对财富和收入进行再分配。
新自由主义的出路
没有权力和压制的社会是不存在的,强力不发挥作用的世界也是不存在的。
上层阶级固守自身私有财产的神圣性,宁可粉碎整个系统也不愿让出自己的特权和力量。在此过程中,他们并不是对自身利益无所考虑,因为如果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那么他们就可以像成功的破产专业律师那样,从经济崩溃中获利,而我们剩下的人则必然要遭受严重损失。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可能也会遭殃,并最终要从华尔街破窗而逃,但一般情况不是那样。他们唯一担心的是政治运动,因为可能有没收财产和革命暴动的威胁。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在冰冷的财报数字,高速闪烁的电脑手机屏幕前,我们或许也可有所憧憬,比如把始终拨回一个世纪前:
1935年,罗斯福(Roosevelt )总统在向国会递交年度报告时明确表示,他认为1930年代的经济萧条和社会问题根本上在于过度的市场自由。他说,美国人 " 必须放弃那种获取财富的观念,它凭借过度利润形成了过分的个人权力"。穷人不是自由人。他指出,社会公正已经在各处成为一个确定的目标,而不是遥远的理想。国家及其市民社会的首要职责是利用自身力量并配置资源,消除贫困饥饿,确保人民生活安全 ——保障他们不受生活中大变动的影响,保障他们过上体面的家庭生活。免于短缺的自由,是罗斯福后来表述的四项核心自由之一,他把这四项自由作为其未来政治图景的基础。这些宏大的主题与狭隘的新自由主义自由判若云泥,而布什总统则把新自由主义自由置于自己政治措辞的中心。
以史为鉴。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