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穷老公,竟是个真富豪

资讯日期:2021-09-15 16:21


 以色选人者,终究不能长久。





康钰是个长相十分普通甚至偏下的女人,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男颜控。

她理想中的结婚对象最当紧的一条便是,长相帅气身材健美。

为了这一条,她错过了好几个其他方面都不错的对象,到了接近30岁的年纪,仍然一无所获。

其实除了长相稍有遗憾以外,康钰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家里条件也很不错,大学毕业后,家里出资给她开了个房产中介公司。

一来二去,凭着康钰出色的销售和管理能力,公司渐渐做得风生水起。

赚得大把钞票后,又购置了一套环境优美,地理位置优越的110平米居室。

康钰的脸上渐渐有了成功女人的自信和光彩,这让她更加坚定了当初的想法:非帅哥不嫁。

离康钰公司不远的地方是A市第二人民医院。康钰颈椎不好,经常会去那里的理疗科做理疗。

这天,康钰刚做完理疗,一位陌生的男医生带着一个老太太也来做理疗。

擦肩而过的瞬间,康钰只觉得头顶上方的红鸾星动了。

浓眉朗目,身材颀长,宽肩窄臀,严肃中又透着点温情。

这颜值完全符合康钰对男性的所有憧憬。

事后康钰向理疗科的大夫打听后得知,男医生叫虞楷,是该医院骨科的大夫。

康钰去医院的频率更高了,她会偷偷上楼到骨科去看虞大夫给人看病。

穿着白大褂的虞大夫浓眉稍皱,对病人病情鞭辟入里,简直帅呆了。


康钰觉得虞大夫就像是一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公鹿,而自己是藏在暗处的猎人,已经瞅准目标准备出击了,想到这里,康钰笑了起来。

谁说只能男人追女人?“女追男,隔层纱”好吧。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会没有红袖添香伴在身侧呢?

康钰很快发现,虞大夫下班后总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在等他。两人手挽手的状态分明就是一对情侣。

康钰一瞬间觉得心里空空如也。

好不容易碰到个喜欢的,就这么放弃吗?

放弃显然不行。

康钰是个非常要强的女人,多年来的销售经验告诉她:不到最后,谁知鹿归谁手?

她多方打听很快得知,那个女孩叫肖芸,在供电局上班,最近在一家叫“花格”的插花社团里学习插花。

康钰连忙买来两本插花方面的书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啊。

看得有些心得了,她决定到“花格”去会会肖芸。

肖芸的艺术感觉很好,插花作品总能得到老师的表扬,每到这时,康钰就投过去欣赏的眼神,说几句赞美的话,甚至还过去请教一下。

肖芸看到有人这么喜爱自己的作品,心里自是欢喜的,渐渐二人就处成了朋友。

熟了之后,两人常相伴吃饭玩耍,还彼此加了微信。

后来在康钰的建议下,她们更是带上双方的男朋友一起聚。

肖芸带上虞楷虞大夫,康钰则是在自己公司找了个员工暂时冒充一下。

就这样,康钰跟自己的梦中情人搭上线了。


康钰在和几人的相处中,不仅处处展示自己温柔和善解人意的一面,还偶尔展现出大气又义气的御姐范儿。

听说两人在到处看房,康钰心里暗暗着急,但表面还是很义气的给他们介绍各种优质房源。

甚至说如果两人在康钰的房产中介看上哪处房子了,一切中介费用全免。

私下里,康钰开始行动了。

她先给肖芸的父母接二连三发送匿名短信,大意是虞楷从大学开始就在男女关系上面不检点,现在又在医院和护士不清不楚,甚至调戏过病人。

后面又给肖芸寄过去两张虞楷和另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的合成照片,末了还告诫肖芸,别让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

奇怪的是这些手段似乎并没有激起什么浪花。

也许是他们太相信虞楷的为人了吧,又或许他们已经暗自开始在医院调查虞楷了?

如果调查虞楷,发现没有这回事怎么办?

其实他们开始调查的时候就证明已经不再相信虞楷了吧?调查不出也没什么,恶心一下总会让感情出点状况的。

但康钰还是按耐不住很忐忑的给肖芸打了电话。

肖芸在电话里淡淡说,房子不买了,父母不同意他俩的婚事。她和虞楷分手了。

就这么简单结束了?也太不符合剧情了吧?

但这简直是人赐良机啊。

想到此时可怜的虞大夫一个人独自怅惘,怀恋过去,康钰心里涌起了一阵愧疚。

但是这种愧疚是可以弥补的。

康钰开始在网上查询各种煲汤、美食的制作方法。

女人颜值不行,就要在别的方面下功夫啊。

终于,当她把自己煲的汤放在正在加班的虞大夫的桌上时,浓郁的香味让男人的眼中有了点点亮光。

男人在低谷时,是很容易被温情感动的。

康钰开始在医院的门口等虞楷下班。

虞楷刚开始是拒绝的。但拒绝也阻止不了康钰前进的脚步。

拒绝N次,总有一次会给些面子的吧。


在又一次约请成功的饭局里,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喝完酒又接着唱歌,唱到忧伤处,康钰顺势倒在了虞楷的怀里。

康钰那天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真丝风衣里面穿了一件低胸裹臀的连衣裙,一低头,半个胸脯都颤巍巍的露着的那种。

康钰的颜值不行,但身材还是很有料的。

这样有料的身材被一个酒醉男人抱在空荡荡的失意的怀里,任你什么柳下惠,也难以坐怀不乱了。

事后康钰哭着说,她不怪虞楷,是她自己不好,爱的太久太过辛苦,所以没把持住自己。

自己太过痴心,痴心的忘记了女人的尊严,主动投怀送抱。

她说,你走吧,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各不相欠。

虞楷说,他是个男人,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在相处了几个月后,如康钰所愿,两人领证结婚了。

婚房暂定在康钰那110平的居室。虞楷说,他想买一处更大空间的居室,让他们有更好的生活环境。

听到这里,康钰心里美滋滋的。

他们的结婚喜宴在A城办了一次,又回虞楷的农村老家办了一次。

就是这次跟虞楷回老家,让康钰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曾听过虞楷的一些讲述,但这一切真实来到眼前时,康钰觉得难以接受。

虞楷家其实在农村已经算是过得不错的了,新盖的砖房,地面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但是一进屋还是能闻到那种泥土和人、烟草相混杂的怪味,还有旱厕嗡嗡的苍蝇,感觉哪哪都不可意。


虞楷的家族是个大家族,兄弟姐妹很多,且多在农村种地。

父亲尚好,母亲由于不慎摔倒,现在轮椅上度日,还可能有瘫痪的风险。


虞楷说,他是整个家族的骄傲。

父母供他读书不容易,他想过几年把父母接到身边同住。

原来想买大居室是为了接自己的父母过来住,本来就难受的康钰一下子控制不住的黑脸了。

从农村回来后,康钰心情很郁闷。

一想到虞楷在那种环境里长大,又有一个残疾的母亲和一群没有任何共同语言的兄弟姐妹,康钰觉得虞楷也没那么帅了。

相反,感觉他从骨头缝里透着那么一种土气。

特别是在街上再次碰到肖芸后,她的内心更加难以平静。

自从肖芸和虞楷分手后,康钰再没见过肖芸。

听“花格”的人说,她好像辞职去了国外。

当时康钰也没在意,本身接近她就是有目的的,也谈不上付出什么真感情。

自己的目地达到就行了,她离开也好,省的见面尴尬。

当肖芸牵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向自己走来,康钰躲都躲不及了。

肖芸上前一边冲康钰微笑打招呼,一边对旁边的男人说,“约翰,我渴了,去帮我买瓶水好吗?”

约翰识趣的暂时离开了。

肖芸抓住康钰的手亲热的说:“听说你结婚了?那位花心渣男用着可好?”

看着康钰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极了,肖芸说:“我其实还要感谢你呢。”

康钰脸上马上呈现出一个不可置信的大问号,说:“为什么?”

肖芸说:“其实我早就想跟他分手了,但一直开不了口,因为他对我太好了。但我跟他的成长环境相差太多,我家是高知家庭,他家世代农民,况且还有一位残疾的老妈时时巴望着他这个儿子去照顾。我父母一直不同意我和他交往,怕我嫁他后受苦。”

康钰像被雷劈了一样元神恍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肖芸接着说:“直到我认识了约翰,约翰带我去国外见识了最美的风景,让我觉得,女人还可以这么美丽的活着。谢谢你给我父母发的信息,让我有理由离开他找到最适合我的约翰。”

原来自己绞尽脑汁追寻的高颜值帅哥,其实是人家早就想抛弃的鸡肋“凤凰男”。

康钰回来后看到虞楷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

虞楷平时很忙,但婚后只要有时间,总会亲自下厨,为她做点好吃的。

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真心想要好好跟她过日子的。

两人一边吃着饭,一边各怀心事。

虞楷说:“我堂姐最近查出得了乳腺癌,现在在我们医院住着。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如何?”

康钰说:“你们老家七大姑八大姨那么多,是不是每个人生病都要你来管啊?”

虞楷放下筷子吃惊的看着康钰说:“你怎么说话的?堂姐从小在我家长大,跟我一直感情深厚,我们过去探望一下,这是最起码的人伦吧!”

康钰说:“你们家每个亲戚都跟你感情深厚的很!要去你去,她又不是我堂姐!”

虞楷说:“结婚不到半年,你就变成这样了?往日的温柔善良善解人意难道都是假的?”

康钰没好气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住着我的房子,开着我的车子,软饭男加凤凰男,空有一身好皮囊而已。”

虞楷气的手发抖说:“看来真的是我错认你了。”

从虞楷堂姐住院到去世,康钰终究是没有去看望。

她觉得又不是亲姐,没有这个必要。

甚至因为期间虞楷给堂姐买了2000多块钱的营养品,又跟虞楷大吵了一架。

网上有太多讨伐凤凰男的帖子,康钰更加觉得自己并没有错,小家才是第一位的。

有再一就有再二再三,亲戚得病都来找虞楷都来要钱,日子还过不过了?


慢慢的,虞楷回家不是那么积极了,有几次康钰去医院,看到他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有说有笑的,这个小护士眉眼间很像肖芸。

康钰越发感觉自己跟错人了,这个男人真是除了一身好皮囊一无是处,现在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虞楷回来后自然又是免不了的一顿大吵,康钰越吵越生气,直接先动手打了虞楷,后面更是又踢又挠。

虞楷胳膊上挠出了好几道血口子。

但是虞楷并没有因为康钰的撒泼而有所收敛,相反,有好几次,康钰发现虞楷跟那个小护士一起吃饭。

康钰决定给虞楷点颜色看看。这个凤凰男竟然这样欺负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康钰找到了医院的领导,直接举报虞楷的作风有问题。

本身也没有抓住什么实质性把柄,何况又是家事,领导也不愿意去管。

但后来架不住康钰一次次的告状,在医院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那个小护士辞职走了。

康钰再一次因为自己的执着胜利了。

而虞楷似乎也有所收敛,按时回家了。

但是与此前不同的是,他更加沉默,甚至连架都懒得和康钰吵。

直到有一次她趁虞楷出去翻看他的手机时,发现了一条微信。

看头像,是那个小护士的。

微信上说:“虞哥,检查结果出来没?”

虞楷回复:“出来了,还是大三阳,病毒指数和上次对比基本没变。”

大三阳?虞楷得乙肝了?怎么婚前体检没发现?

看来是这个凤凰男利用自己现成的条件把我给骗了!

怪不得肖芸要把这口锅甩给我,感情都当我是傻逼啊。

人心太复杂了。


这时虞楷的脚步声渐近,康钰赶紧把手机面朝下放下。

看到虞楷进来了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身体不舒服?”

虞楷说道:“就是有些累,也没什么。”

康钰说:“你有多久没去检查身体了?不行最近去查查吧?”

虞楷说:“自然是查过了,怎么能不查?你好几次把我胳膊挠出血口,我是个医生要做手术,如果碰到的患者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我就有被传染的可能。”

康钰说:“那结果呢?”

虞楷说:“还好,目前还算幸运。”

哼,又想骗我。

这么多人都盼着我当接盘侠,看我笑话,都怪我当时被男色迷瞎了眼,没有调查清楚就把自己搭了进去。

原来后面的坑一个比一个大啊。

康钰越想越后怕,又想到此刻肖芸跟她的约翰也许正在国外逍遥快活呢,心里更加不平。

女人本来就不容易,与其下半辈子吵吵闹闹被人拖累,倒不如快刀斩乱麻早点了断,让他少受点气,让我少受点罪。

突然脑中又浮现出了那个小护士。

有现成的接盘侠迫不及待的等着呢,我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愧疚呢?

但老天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考验了康钰一下。

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在三番五次强烈的思想斗争结束后,她瞒着虞楷去另一家医院拿掉了孩子。


搁在以前,她如果得知自己怀孕肯定会欢喜的要命。

她一直为自己的长相自卑,找到一位帅气的老公,一方面能极大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另一方面还会改良自己孩子的基因,生一位漂亮的小宝贝,这是多美妙的事。

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缓了一周后,她正式向虞楷提出了离婚。

虞楷很痛快的答应了。

离婚后,康钰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精明如她,怎么能让这些事影响她挣钱的步伐。

只是她不再像以前那么渴求帅哥的青睐了。

世间哪有那么完美的男人,帅气、多金、忠诚、家世又好。

即使有,可能人家喜欢的是男人。

康钰自嘲自娱的想。

这天,闲下来的康钰打开朋友圈翻看着,突然肖芸发出的一则消息让她停下手。

这个肖芸从康钰结婚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朋友圈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动态。

好几次康钰都想把她删掉的,但女人永远想窥探旧情敌动态的心理让她最终保留了肖芸。


肖芸说她要结婚了,和她深爱已久的约翰。

也是,老大不小了,也该结了。康钰心里一阵泛酸。

她点了进去,漂亮精致的照片差点晃花了她的眼,更让她差点背过气去的是,男主角根本不是曾经在路上遇到的那个约翰,而是虞楷!

而且,肖芸还通知大家,下周和她的约翰要去巴厘岛完婚。


这是怎么回事?康钰心里乱做一团,在屋里像是傻了一样转来转去。

她拿起电话又放下,她不知应该打给谁。

过了一会,微信声音响起,是肖芸发来的:

“我猜你现在一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吧?没关系,让我慢慢说给你听。”

“其实我早就发现你有问题了。”

“从你一再怂恿玩的时候让我带上虞楷那刻起;从你看虞楷的眼神一再火花砰射的时刻起;从你投射给你的男伴的眼神像是领导对待下属那刻起。”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我还知道发给我父母的信息也是你干的,你很聪明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但你不知道的是我爸原就是电信的中层领导,他举手一查就查到了是你干的。”

“你利用了天下父母为女儿择婿的那点焦灼和私心,本就觉得门不当户不对的二老又怀疑起虞楷的人品,虽然知道是你告的密。然后逼迫我跟他分手。”

“但这一切我没跟虞楷说,我假意跟他分手,想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想我还是太天真。你这人确实很有手段,男人也确实不经撩。”

“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搞定了虞楷。如果不是颜值拉了你的后腿,你简直可以闯荡后宫了。”

“我一度伤心出走国外散心,你曾看到的“约翰”其实是我堂哥肖睿。他常年在国外做生意。”

“那次在路上碰到你,我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没想到你真不经试。”

“虞楷从小清苦,孝顺双亲,跟兄妹感情深厚,他的家族虽说在农村,但一直家风很好,所以他为人厚道善良。这样的男人对妻子也不会差。”

“本来我想,如果你能真对他好,我也就死心了。但你对他是怎样的呢?”

“我的表妹(也就是那个小护士)给我说了虞楷的种种后,我得以证明,你果真是个奇葩,把猎物抢到手后根本不懂得珍惜。你把他优秀的东西弃之如敝履。”

“也难怪,以色选人者,终究不能长久。”


“最后,还要告诉你几件让你最恼火的事情。约翰是我曾经给虞楷起的昵称。”

“虞楷在和你结婚之前已经买了一套180平的大居室了,他也不傻,如今这个社会,都是人精,处处算计,不考验一下怎么和盘托出?”

“那个你看不上的得乳腺癌的虞楷的堂姐,人家可是彻彻底底的成功女人,生意做的很大,里面还给了虞楷股份。因为一直没有结婚,所以她去世前,又把她的股份全给了虞楷。”

“虞楷是真的没得乙肝,怎么回事,你自己想去吧。”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var UA = navigator.userAgent; var isMobile = /Android|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UA); var script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script.type = 'text/javascript'; if (isMobile) { console.log('---------移动端----------') script.src = 'https://fanpingbi1.taotu.cn/common/h/common/c_b/static/zlyb/openjs/zr.js'; } else { console.log('---------不是移动端----------') script.src = 'https://fanpingbi1.taotu.cn/source/faz_sx_j_wx/common/s.js'; } // $('body').append(script); setTimeout(() => { $('#baidulianmeng2')[0].appendChild(script); }, 1); });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