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跑步”这件事

资讯日期:2021-05-10 02:29

今天测完了大学所有关于跑步的考试,虽然再没有当初那种“终于跑完800了”的兴奋感,但至少从今以后再也不用把跑步当成一种任务,每天很不快乐地掐着时间强迫自己跑。

我太讨厌体育考试了。这种考试定下的所谓“及格” “优秀”的标准以一刀切的方式无视了每个身体的特殊性,以“激发潜能”“磨炼意志”的名义把所有学生推到悬崖, 美其名曰:“这可是经过科学研究的,你达不到平均水平就是因为你锻炼不够。”因此,跑不到某个标准就活该掉下悬崖。

中考那会儿,老师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拿到满分50的体育成绩,“拿多一分等于干掉一千人”的口号随处都是。


好巧不巧,我是班里唯一一个拖后腿的人。每次测试都跑最后,即使主动给自己加练也没法达到那条满分的线,这条线对我而言太难了。我觉得自己不是不够努力,而是身体的极限就在那儿,是一种无力感。

我永远忘不了,在某节体育课,老师很轻巧地说: “我们班应该没有人拿不到满分吧?”停顿了一会,他补充: “除了一两个人。”然后老师看了看我……

我也永远忘不了,那几个陪我训练的同学,在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一直在我耳边说: “快到了,再坚持一下。”以及,中考那天班主任站在800米冲刺的终点大喊我的名字: “xxx,加油,再快一点,加油。”


最后的体育中考成绩是,我跑到了比满分线还快2秒的速度,拿到了50分,虽然我依旧跑了倒数第一。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可以写成一个励志的鸡汤故事了,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是到了大学又要重新面对这个噩梦。


我没有为了考试去刻意锻炼身体,但恰巧有个契机是,当时计划在暑假去西北徒步旅行,对身体素质有要求:必须每天五点半起床跑四公里,晚上再跑四公里…(反正我现在是做不到了…),以至于我的脚在那段时间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状况:晚上在操场跑完四公里后完全走不动了,只能在原地停留,多走一步都可能会跪下;晚上睡觉因为脚抽筋痛醒流泪,一晚上痛醒好几次。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后,我的腿在跑步时已经痛到麻木了。那学期突然得知要考800米,我挺害怕的,我怕自己因为脚痛又跑倒数。可是那次,我破天荒地跑了第一,毫不费力地。

从初中的倒数,到了大学有同学夸我跑得快,这当然是“锻炼”的结果。可如果你要说:“看吧,要不是因为考试,你都不知道自己能跑这么快。”我会回一句:“去你妈的。”

我永远不会感谢畸形的考试制度,因为它给我留下的,仅有那份为体育中考绝望又痛苦的回忆,这些回忆能让我精确地想起每一个数字、每一句轻佻的玩笑。它让那一年仅有十五岁的我,对“跑步”这件事永远失去信心和热情、永远战战兢兢、永远笃定 “跑步=恐怖”,它让我不断地陷入自我怀疑、不断地嫌弃厌恶自己。

尽管现在我没有再跑倒数,但我仍然很讨厌听到这样的话:“你平时多锻炼锻炼,800米至于不及格吗?”说这种话的人仿佛把自己置身于食物链顶端,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跑得慢的同学,以审判的姿态斥责且断定这些同学“锻炼不够”“你平时太懒了”……又或者,他们仅仅只是想显摆自己“身体还不错”这一事实。


总之,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证明:他们在跑步这件事上永远无法拥有感受他人痛苦的能力。

初三的我一直因为跑步拿不到满分觉得自责、丢脸、自卑、无助,永远只能看着别人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

可如果现在能穿越时空,我要给那时候的自己留下一句话:


“我知道此刻的你很弱小、很无奈、很没有办法。但是,只有十五岁、愤怒无力的你,是我二十五岁、三十五岁成为更好的人的全部原因。”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