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我是来跑步的

资讯日期:2021-05-10 21:45
Yellow Coldplay - Don't Panic

(全文共计2937字,预计阅读时长17分钟)

我失业以后,一度很想自杀,但陈溪走了以后,反倒让我好过了一些,很多事一个人承担比两个人承担要轻松的多。我租的一个卧室窗户外面有一个很大的路灯,或许不是因为它尺寸有多大,而是它离我窗户比较近的缘故,光能直接照到我的床上,告诉我现在已经是漆黑深夜了。我拿起枕头旁边的“伊拉克战损版”手机——有天喝多了掉地上屏幕碎了,在我睡着期间没有微信消息,只有几条信用卡提醒按时还款的短信以及一条交警发来的注意行车安全短信,我自从驾照考出以后就没几次坐进过驾驶座,因为公司就在地铁站附近坐地铁比开车方便,另外停车费能省下一笔钱,我就一直没买车的打算,但陈溪不是这样想的,她一直希望我能买一辆车,她想周末出去玩或者下雨天CBD打不到车的时候我能够接她下班。“对不起,陈溪,对不起。”我每次都这样说。

我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刚好碰倒了一幢书,顺带着传来一只杯子落地的声音。我开了灯用几张餐巾纸收拾杯子碎片,这只瓷杯是之前公司圣诞抽奖的礼物,握把的地方被烧成了鹿头,很不好握住且盛不了多少水,只有泡咖啡的时候才称心如意。我也没有任何心疼,没有咖啡机以后很少用上杯子,我买了一箱瓶装水和一箱罐装青岛啤酒,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里面还装着水。

我有一个猜想,但不一定对:陈溪以前提醒过我这件事,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写稿的时候多喝点开水,哪怕是煮个咖啡、泡个阿华田。把碎片扔进垃圾桶,这个时候我居然挺想喝阿华田的,当然那罐阿华田如果还在的话,我因为这个念头而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Coldplay《Yellow电话铃声响起了——这首歌前奏到主歌足有35秒钟,我并不想接这个电话,停下手上的活坐在床上等歌声停下,但铃声停了以后又响起了第二遍,我才不得不接。

“夏克我想到一个主意,这个主意我想出来好几天,但是刚刚觉得要找人聊一聊要不然就会让我俩都睡不着。我知道你肯定没睡,所以一定要来找你聊一聊,因为这个事不在今晚聊,明天早上我顶着黑眼圈起来去上他妈的班的时候会觉得这就是一坨臭狗屎,你知道吧?当然我肯定不是找不到其他人,我是觉得这个事非得找你才能成……”

电话那头的人语速很快,像是往我耳朵里塞进了一千只马蜂开始筑巢,再放了一把火把马蜂巢扑扑地烧得精光。就算是电信诈骗的骚扰电话都不敢在晚上两点打过来,让我很难不说一句“操你妈”然后挂掉。

“'卫生巾,我数到3要是你还说不到重点的话,我就挂了,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把你头拧下来。”

“拧上面的头还是下面的头?”

“3!”

“我打算做一个体育搞笑短视频,你以前做过体育记者也认识不少圈子里的人,也知道说什么内容会有粉丝来看,我想提前约你做几期试试水。栏目名称暂定是叫‘球盲说球’,走低端路线、泛娱乐的内容,咱可以各自预设一些人设,比如我可以扮演一个瞎几把说的‘球盲’,然后问一些类似‘篮球罚球算两分吗’、‘跑步该前脚掌落地还是脚后跟落地’的问题,然后你作为‘懂哥’来解答这个问题,不管是让人留言骂人还是来科普,人一多咱就有留存率了。我看真是个好主意,你觉得怎么样呢?”老卫终于消停会儿了,我躺在床上看吊灯。

“不怎么样,”我说:“要是没什么事挂了吧。”

“我听说你已经彻底解放了,要是你最近有时间的话,到我公司楼下咖啡厅聊一聊吧,我请你喝一杯;主要是我也不知道我啥时候能下班,要不然我请你吃个晚饭也好。这句没开玩笑。”

“再说吧,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我把乱七八糟的书摞好以后,横躺着睡着了。第二天临近中午我才起来,收拾了一下穿着人字拖去医院接我的狗,准确地说应该是陈溪的狗,但一直由我给它加点水和狗粮什么的,陈溪负责下班以后拉着我一起溜它,所以陈溪说狗有我的一份,所以她要去旅游就可以把狗塞到我这儿——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我还帮她的switch充过电也没说留下来给我玩两天——再说我住的单间也不让养狗。好吧,如果这都不算什么的话,最过分的这只狗,我觉得是我们长期工作疏于培养才导致它没有考上大学,但不妨碍它分得清清楚楚亲妈是谁,家里厨师是谁:虽然大部分时间里是厨师先生在家里写稿陪它,在给它洗澡喂食,但它一口咬定那个每天晚上很晚回来的人是它亲妈。这你哪说理去。

在老卫的办公室楼下转了个圈,终于占到一个正对马路的露天的咖啡桌,我打了个电话等他下来,狗趴在地上,脖子上的伊丽莎白圈让他很难受地抬着头,目光跟我对视。

没多久,老卫找到了我,因为在所有桌都是商务套装两杯美式的咖啡店模式里,一个人字拖遛狗男还是很醒目的。我和老卫做过一年多的同事,在一个单位的时候关系比较陌生,奇怪的是我俩都离职以后才慢慢熟络起来,现在我完全不知道他是干的什么,唯一知道他每天是进出在城市的地标建筑里,有次我跟他年前打过赌,5块钱赌他年终奖能拿到六位数,一赔十,最后他发我一个50的红包。

“来就来呗,咋还拖家带口的呀,两杯香草拿铁,两个菠萝包,够吗?”

“不太够,我还没吃午饭。”

“不够自己去隔壁十足买两个花卷,菠萝包是给你家狗吃的。”

兴许狗在医院里是没吃饱出来的,很快把两只菠萝包吃掉了,安静地趴在地上不动唤了。

“你这狗得了什么病啊?”

“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应该不是什么病吧,我们每个人在生命的过程里都会有过无因的反叛。”

“至少你不会吞了钥匙离家出走吧,但凡要是你真吞了钥匙离家出走了,我作为你的家长会立马找一个修锁师傅当着你的面把锁换了。”

我喝了点咖啡,总算是让血糖进入了贫乏的大脑皮层,对付老卫这样的人必须要给脑子供应充足的血糖,因为他随时会给出一个“菠萝包是给你家狗吃的”的反讽,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不反击的话那基本上就再没有对等的话语权了。

“做短视频的那个事你考虑得怎么样?我看你家狗也挺有趣,现在萌宠赛道也不错,后期私域流量变现宠物用品也方便,实在不行你跟陈溪说下把狗再借你几天,你总有探望权吧。”老卫摸了摸狗,狗抬了抬头,因为戴着头套它咬不到老卫,最后呜呼了一声放弃了抵抗继续睡觉。

“不怎么样,我最近就看了做菜的短视频,我觉得可以评论他们做菜。”我纯瞎编的。

“嗯嗯……我觉得你这个想法特好,如果做好了你就是第一人,做不好也不过是一个人。所以这就是你过来要跟我说的吗?”

我说,不是,我就是出来接狗,然后转一圈等房东傍晚出门买菜再偷摸着回去。顺便来蹭一顿咖啡。

老卫把咖啡杯放下,认真地说:“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

“没什么意思,本来就没多大意思,做什么都要么赚钱、赋能、要么陶冶情操、放松身心,一杯咖啡喝下去恨不得提神醒脑同时改善睡眠、滋阴同时补阳、花钱同时省钱,如此一来这杯咖啡到底是咖啡还是具有波粒二象性的狗狗币。”

说完,我把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感到血液带着咖啡因冲进我的大脑里洗劫着所有酒精,让我再也没有麻木的感觉,双手柔和了起来。就在我正在为这一番言论洋洋自得,甚至没有感觉到狗绳在手里掉落了,我的狗没有预兆地站起来就跑,跑得飞快连头都没有回——但凡它回头看我一眼我都可能回过神来牵住它,可是没有,它径直地冲上了马路,撞上了一辆车,我和老卫追过去的时候,它从嘴里吐出来一串沾血的钥匙。所以说它能考上大学是没有错的,它要是想离家出走怎么都能出去,这是无因的反叛。

我回出租房的时候,刚好遇到买菜回来的房东,他看了看我手里的狗绳,问我说:“你去干嘛了?”

我刚去跑步了。我拿钥匙开门:“我是来跑步的。”END


(本文出现所有人物事件均不对应现实,如有雷同,我很荣幸)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