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理想|跑步时会停止思考吗?

资讯日期:2021-05-17 00:25

RUNNING

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

对学习产生兴趣,是在规定的教育体系大体修完,成了所谓的”社会人“之后。我知道对感兴趣的领域和相关的事物,按照与自己相配的节奏,借助自己喜欢的方法去探求,就能极其高效地掌握知识和技术

小孙的思考: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班主任让我们每个人回家找一些名言警句,轮流每天写道黑板上,我印象很深刻的记得我写的是“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是具体是哪位名人说的我早就不记得了。不知道别人的行事风格是怎么样,我一定是因为我对某件事情感兴趣才会去做,不感兴趣的事情压根都不会接触。这也可能是我比较菜的原因吧,感兴趣的东西太少,因此孤陋寡闻。

这就是我们想象的自然的生活、正经人的生活。不再从事服务业了,今后我们只见想见的人,不想见的人则尽量不见。

小孙的思考:这句话其实读起来觉得想见的人就见,不想见的人就不见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的性格说是慢热但是我更偏向于认为将自己称作自闭,我真的在很大程度上是讨厌认识新人,社交是一个很累很耗能量的事情。认识到好相处的人呢,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也是一种幸运。但凡碰到一个,第一印象我就很讨厌的人,而且后续又不可避免地会与ta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那这真的就是一种自身能量的消耗,避无可避,不可抗力。

学校就是这样一种地方: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在学校里学不到‘这个真理。

小孙的思考:我很喜欢学校这类地方,它是一个跟社会上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的环境。现在刚刚搬砖一周了,在办公室也是叫师兄师姐,也是做实验的工作,本质上和学校的实验室应当是没有区别的,但是这个环境给我的感觉是与在学校是不一样的。不是纯职场,也并非学校,应该是介于二者之间的那种感觉。校园生活我还没有过够,想回去,想早点回去。


只是我想,年轻的时候姑且不论,人生中总有一个先后顺序,也就是如何依序安排时间和能量。到一定的年龄之前,如果不在心中制定好这样的规划,人生就会失去焦点,变得张弛失当。

小孙的思考;村上春树写这本书的时候已经是中老年了,他前几十年的人生阅历足以形成了属于他自己固有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他对待人生、社会、世界有自己的态度和”固执“。但他没有在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教育年轻人应该去怎么做,他不谈年轻的时候,而是对年龄段进行了划分,在一定的年龄之前,那么这个年龄到底是多少岁呢?宽泛的来说,可以是30、40、50、60……但是也可以是十几二十岁,每个人对自己有了一定的认识和规划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时区,都生活在自己的生活轨道上,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人生,当某一刻,现实的脚步追赶上心中的那个小人儿行进的路程,抑或是被追上,从那以后,两个行进的人保持相对静止了,可能也就是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You're not late,you're not early.

人生基本是不公平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即便身处不公之地,我想还是可以追求某种”公正“。也许得费时耗力,又或许费了时耗了力,却仍是枉然。这样的”公平“是否值得刻意追求,当然要靠个人自己裁量了。

什么才是公平,还得以长远的眼光来看才能看明白。

小孙的思考:公平是相对的,不公平是绝对的。很多事情是不能去追求平等的,无论”人人生来平等“这个口号喊得多么响亮,但是事实是每个人从生下来就不是平等的,起跑线就不同,有的人生在罗马,有的人一生都在朝着罗马跑。

人生来如此,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下去,不喜欢的事怎么也坚持不了。意志之类恐怕也与”坚持“有一丁点瓜葛,然而无论何等意志坚强的人、何等争强好胜的人,不喜欢的事情终究做不到持之以恒;就算做好了,也对身体不利。

小孙的思考:延迟满足!先做不喜欢的事,然后再做喜欢的事情,也是喜欢的事情在给不喜欢的事做的过程中提供了动力,但如果没有后期的这个强化作用,很难想象,不喜欢的事情要怎么开始,还是得给自己设立个喜欢的目标,这样在经历痛苦的时候,至少还是有点希望的!

”肌肉难长,易消。赘肉易长,难消。“令人生厌的事实,但终究是事实。

小孙的思考:让我想到了一句古话(其实是俗语):钱难赚,屎难吃。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么个理儿!

才华这东西跟我们的一厢情愿毫不相干,它想喷发的时候便径自喷涌而出,想喷多少就喷多少,而一旦枯竭则万事皆休。

小孙的思考:就像写文(无论是推文还是微博或者其他的涉及文案的地方)的时候,有灵感的时候,真的一气呵成;没灵感的时候,一百年憋不出个屁!

年轻而富有才华,就等于在背上长了一对翅膀。

小孙的思考:我现在只有年轻,没有才华,所以我还没有翅膀,争取早点长出翅膀!

怀着”不能长命百岁不打紧,至少想在有生之年过得完美“这种心情跑步的人,只怕多得多。同样是十年,与其稀里糊涂地活,目的明确、生气勃勃地活当然更令人满意。

小孙的理解:心大的活着,但是不能迷失自我。

人人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也许什么都没想,却似乎聚精会神。

小孙的思考:跑步这个运动就是这样,感觉很神奇,跑的过程,大家脑子中会思考什么嘛?大概率是不会的,跑步是一个放松的过程,如果在去动脑思考,那岂不是太累了,顶多也就想想今天要跑多远,跑几圈。仔细观察在跑步的人,大家的表情却不是那种舒服的方式,都是很严肃的,似乎在思考问题,但实际上,可能大脑是放空的。这种现象其实大家都会观察到,但是能将其表述出来或者写出来的人少之又少。心理学中很多的理论也是如此,理论的表述大家都觉得很熟悉,生活中很常见,也通俗易懂。似乎人人都是"心理学家“,但是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心理学家。

而且(尽管这一见解平庸之极)正像人们常常说的那样,但凡值得一做地事情,自有值得去做甚至做过头地价值。

小孙的思考:因为热爱,所以值得!

我觉得所谓结束,不过是暂时告一段落,并无太大地意义,就同活着一样。并非因为有了结束,过程才具有意义,而是为了便宜地凸显这过程的意义,抑或转弯抹角地比喻其局限性,才在某个地点姑且设置一个结束。

小孙的思考:人生除了死亡,哪有真正的结束呢!一定意义上来说,原地踏步也不一定是一直在原地,只不过很多人是不允许自己停滞不前的。当然,我也不允许自己原地踏步,哪怕每天迈出一小步。

我们地身体也是一个迷宫,处处是黑暗,处处有死角,处处有着无言地启示,处处有二义性在等候着我们。

小孙的思考:其实我不太清楚'二义性’个名词的意思,特地百度了一下,好像是计算机相关名词,我自己的理解大概就是类似于之前语病题中的歧义句,当然人生没有歧义可言,人生应该是存在多样可能的,选择很多,道路很多,可能不止二义,可能多义。

空气仿佛打定了注意,澄静而晴朗。

小孙的思考:这句其实没啥思考,就是觉得文字很美很有意境。

是啊,不管别人说什么,这是我与生俱来的性格,就好似蝎子天生要螫人,蝉天生要死叮着树一般,又好比鲑鱼注定要回到它出生的河流,一对野鸭注定要相互追求一样。

小孙的思考:小孙与生俱来的性格是什么呢?大概就是自闭,但是有暗搓搓的有自己的想法,很偏执,大概是这样。

无论到了多大年龄,只要人还活着,就对自己会有新的发现。不论赤身裸体地在镜子前站立多长时间,都不可能映出人的内面来。

小孙的思考:跟自己对话,可不是靠照镜子就能完成的,要学会和自己沟通,和自己和解,发现自己的优点。和我最近在读的《被讨厌的勇气》中一些观点很相似。

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可以经历这痛苦,我们才能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活着地感觉,至少是发现一部分,才能最终认识到(如果顺利的话):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和名次之类固定的东西,而是包含于行为中的流动的东西。

小孙的思考:生存的质量,质量一词就已经将生存量化,但是这个量不是数量而是质量,成绩、数字和名词这类固定的东西就是指数量,是一种可以对一个事件进行定量描述的,量化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比较吗?自己生存,为什么要同其他人画一条起跑线,被迫走上赛道去比拼呢?所以包含于行为中流动的东西至关重要,它们将会是生存过程中的一些不会在结果中直接展示出来的,如果你不说,别人应该也不会知道,只有自己知道的美好,才是生活的质量。

就这样,季节周而复始,岁月流逝不回,我又增长一岁

小孙的思考:今年过生日的文案打算用这个了(手动狗头)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小孙的思考:我至少是写(shui)到了最后

”比比皆是的人“

小孙的思考:比比皆是的人 是你也是我 茫茫人海比比皆是人

写在最后:读完村上春树这本书之后,我甚至给自己想了一新的笔名”乡下秋花“

真·朴实,朴实中又透露憨厚,真实的人格写照,是我没错!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