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超英丨 教我们怎能不想她?③

资讯日期:2021-06-11 16:55



忆超英

陈超英,女,生前担任中建五局土木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工会主席,2011年6月13日深夜在赴外地慰问职工家属返程途中,因交通意外不幸因公殉职,年仅53岁。2012年4月10日,中央纪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监察部追授陈超英同志“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


陈超英同志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和生命历程筑就了“忠诚敬业、公而忘私、执纪严明、关爱群众”的超英精神,生动诠释了新时期共产党员先进性和纯洁的深刻内涵,树立了纪检监察干部可亲、可信、可敬的良好形象。


今年是“大姐书记”陈超英同志逝世10周年,公司纪委推出“忆超英”系列活动,旨在进一步增强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意识和拒腐防变能力,增强纪检干部政治意识、责任意识,更好推动履职当担尽责,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提供坚强保障。


今日发布第三期


中国纪检监察报(2013年8月21日)


那么好的领导再也见不到了,她的情意我们终生难忘,教我们怎能不想她?


在公司档案柜里,珍藏着陈超英的一份遗物。那是在清理她办公室的时候,她丈夫找到的18张收条和借据。其中,有6张收条是同一个人写的。从2003年到2008年,这位职工遗属因为生活困难,每年都找陈超英要一次“生活困难补助费”,从她个人手里先后“借”走一万七千多块钱。像这一类职工遗属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困难救助,已经超出公司的政策范围。当他们找到公司,陈超英总是自己“顶”上去,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被同事们称为“傻大姐”。


2006年去世的职工李红星家庭生活困难,他家2300多元的天然气管道初装费就是陈超英拿的。李红星的遗孀梁爱桃直到去年病逝前,仍然以为是公司帮她装的天然气,一直跟人念叨公司的好。在同事们的记忆中,陈超英资助别人,没打条子的,比打了条子的要多得多。拿出一笔钱作为基金帮助21名失学儿童上学,孩子们都亲切地称她“陈妈妈”;带头捐款4000元带领党员为一名农民工翻修危房;拿出准备给爱人治病的5000元垫付给职工住院。丈夫在陈超英去世后才知道,自己的妻子这几年年薪已经有二三十万了,但是她走后,家中的存款只有一万五千元。


陈超英喜欢鲜亮的衣服,但给自己买件186元的套装,都会犹豫良久最终嫌贵放弃;自己掏钱给女职工们买丝巾,却是一买几十条。


很多人至今不明白,公司那么多职工的生日,她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每逢节日或是哪位职工生日,人们收到的最早祝福信息,一准是她发的。海外员工的家属人人都有她的手机号码,那是她特意留给他们的。年轻员工廖佳璐知道这个秘密,她说,她当时帮着陈超英往手机里输电话时,陈阿姨还反复说,千万别漏了谁。


土木公司的青年员工都管她叫“陈阿姨”。她和年轻的小伙、姑娘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样亲密无间,有聊不完的话题。


前年,陈超英操办公司“信和”文化节活动,带着队伍去南昌的工地举行文艺晚会。那一天,晚会结束了,大家围着她一块谈天说地,喜笑颜开。忽然,不知是谁发一声喊,一群年轻人“抓”住陈超英,吆喝着就把她高高地抛了起来,抛了一次又一次,大声喊着“陈阿姨”、“陈阿姨”。


困难职工家属刘爱云说她忘不了陈姐。刘爱云的丈夫曾经是土木公司的老员工,已经病逝10多年了。在这段时间里,五局从未间断过对这一家人的帮助和扶持。前些年,五局员工的住房都相当紧张的时候,但陈超英始终牵挂着刘爱云家中的特殊情况,多次奔走,向组织反映、申请,终于为她争取到一间十平方米的房子开了一家小裁缝店。之后,每逢企业开展文体活动,需要加工舞蹈服装或者制作、修补道具,陈超英就会把这些活儿照顾给刘爱云做。刘爱云凭劳动有了收入,一家人慢慢恢复了对生活的热情和自信。当记者采访刘爱云的时候,她淌着眼泪,一遍又一遍地说,“陈主席是我们家的恩人哪,她给我的不止是关心和温暖,还有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啊”!


管理骨干孙锴说,他忘不了陈姐。2002年4月6日,陈超英到工地上慰问一线员工。孙锴早就听说,陈姐把员工当亲人,没有半点儿领导架子。犹豫半晌,孙锴鼓足勇气凑到她身边,悄悄地说,“您看,我结婚快五年了,小孩儿都三岁多了,一家人还住在工地上……”话还没说完,陈超英就抢着说道:“这种情况,你怎么不早说呀?”几天过后,孙锴被通知办住房手续;年底,孙锴一家就搬进了过渡房。得知孙锴搬入“新居”,陈超英很开心地送了他“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八个字,勉励他以苦为乐、奋发图强。整整六年间,孙锴从一名施工员奋斗为项目经理,2008年,他们一家终于搬进了属于自己的120平方米的大房子。 


陈超英去世后的第二天,已经是土木市政环保分公司书记的孙锴第一次跨进陈超英家。这个堂堂的七尺男儿眼泪终于抑制不住——那是一间书房和客厅共用的老房子,沙发坐垫都已磨破,海绵裸露在外,餐桌桌脚不稳,衣架也已生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是陈超英鼓励孙锴的话,也是她生活的真实写照。陈超英曾分管过房改和物业,手里掌握着近千套住房,但从未给自己分过一套房,哪怕是一间过渡房。


有次中建五局党委书记周勇对陈超英说,你就像超人一样,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陈超英很认真地说,我可不想当超人,我也热爱家庭懂生活,您以后别叫我“超人”了。我们家做饭洗衣,哪样家务都是我干啊。这不假,她会在很晚下班后还去给参加补习的儿子送夜宵,她会在出差前做好一周的饭放在冰箱里。


莫松虎是那次交通事故中惟一的幸存者,他说:“陈姐电话特别多,一路上几乎没停过。”是冥冥之中有所感知吗?对这个世界和亲人有那么多不舍?她打电话给总经理,提醒他到武汉见业主;打电话给广西分公司,提醒他们派人去北京开会时要注意什么。说到北京时,她感叹:“今年还没去过北京,很久没看到妈妈了。”随后,她聊起丈夫有痛风的毛病,说在北京可以买到东北红萝卜,“据说治痛风的效果非常好”,还自责:“实在太忙了,关心老公太少了”。她当即给北京的家人打电话,请他们买好红萝卜,托人捎回长沙来。她给同胞妹妹陈赛美通了四五个电话,就是为了把自己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大小、颜色、在哪儿买的,都告诉妹妹,让她去买,哪天她们穿着一起逛街。


可是,时间就这么突然停止了,在2011年6月13日22点30分左右,这是个暴雨如注的夜晚。



传承廉洁文化、弘扬“超英”精神

紧紧围绕“十四五”规划措施

结合“超英”精神有效推进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加强廉洁风险防控,提升企业管理水平



素材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本期编辑: 何艽霖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