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跑步教练——帅克

健身车排名日期:2022-05-05 12:38
1


2009年初的一天,我在博客上结识了一位昵称“帅克”的人。

“帅克?”

初看到这个名字时,我的脑海中就跳出了少年时看过的一部电影《好兵帅克》。那是一部上个世纪50年代捷克出品的电影,只有我们这些50年代或者60年代出生的人才会看这种电影的。据此,我判断这位博客上的“帅克”,极有可能和我是同龄人,并且此人是有着某种军旅情节,否则,他不会起“帅克”这样一个“昵称”。

我搜索了一下,还真是搜索到不少有关“帅克”跑步的蛛丝马迹。

原来,跑步之前的帅克喜欢登山,不过,他登过的不是那种高海拔的雪山,而是普通的山。看来,在登山这一点“帅克”可能比不过我,我好歹也是登顶过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在希夏邦玛峰也是登到了7450米。

一开始,帅克自己也是非常排斥跑步的,他并不是天生的那种跑步达人。哈哈,这一点上我们是一个种类型,我喜欢结交那种年轻时不喜欢跑步的人,或者在学校里曾经是体育差等生。

帅克是在2007年3月25日的北京长跑节上初试牛刀,狂奔了10公里。之后,他就被周围的人拉下水开始备战马拉松。当时,他居然都不知道马拉松的距离有多远。

帅克当时大吃一惊:“马拉松,我行吗?那要跑多远?

到底是军人出身,帅克通过半年时间的刻苦训练,于2007年10月21日参加了“北京国际马拉松大赛”,并用3小时51分31秒完成人生的首马。

帅克是1958年生人,出生于军人家庭,1977年参军入伍,1979年从部队考入兰州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做电影文学编辑。1998年调入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创作组直至退休。一家兄弟姊妹五人,都是军人。他的父亲曾经参加过“平型关大战”,我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时从“平型关”所在的那个灵丘县考上大学的,那年,全县总共只有5人考上大学本科和专科,我上的大学是最好的。

通过博客,帅克给我教授了不少跑步经验。

他说,一开始应该适量跑,最后争取达到“三三制”。什么是三三制呢?就是每周跑步不要少于三次,每次跑步不要少于30分钟,跑步时的心跳频率最好不低于130/每分钟。

如果在每周的跑步训练中低于这三条标准的话,训练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对于心肺功能的改善就没有太大的帮助。

帅克的励志故事,开始让我头脑有些膨胀,我决心要在半年之内完成一次全程马拉松。

我开始了解国内的马拉松比赛。厦门马拉松比赛通常都是在元旦期间进行,现在已经是2009年的2月份,时间上能够赶上趟的是2009年4月5日“郑开马拉松”。2007年5月6日举办了首场马拉松,是从郑州出发跑到开封,首届名称为“郑汴马拉松”。我现在如果是报名4月5日的“郑开马拉松”,时间上刚好能赶得上,不过,“郑开马拉松”的关门时间是5小时,不知道我自己的能力行不行。毕竟,我从零公里开始起步到现在学习跑步才三个月的时间。

我不管那么多了,先把“郑开马拉松”的名报了再说。我粗略地统计了2月份的跑量,刚刚过了100公里。我跑过的最长距离是26公里,耗时181分钟,不过,是在健身房跑步机上完成的。跑完之后两腿酸痛。当然,我自己也是准备不够充分,一是没有准备能量胶,跑完20公里后感觉身体的能量一点都没有了,手边没有任何能补充能量的东西;二是没有准备足够的水,多少有些脱水的感觉。

我去附近的一家体检中心做了体检。身高:176公分;体重:75公斤;体脂肪率:20.5,静态心率:54。

跑步以来,我身体变化最大的是体脂肪率和心率。体脂率变化:2004年24.61;2007年23.5;2008年22.9;2009年20.5。心率变化:2004年66;2007年68;2008年64;2009年54。

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一书中说他的心率是50,这样一比,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学习跑步三个月,我就把完成首个马拉松的目标确定了,并且还打算5小时内跑完全程。帅克鼓励我说,5小时跑完马拉松你是没有问题的。

帅克在短信中说,迄今为止,我跑过的最长距离仅仅是26公里,在跑全程马拉松之前,需要进行长距离训练,起码要有几次超过30公里的训练才行。

帅克说:从我在跑步机上用181分钟完成26公里的跑步训练来看,我是有一定实力的。目前,我需要掌握好配速,不要急于求快,否则欲速则不达。

说心里话,那天我坚持跑完26公里后真的是彻底瘫了,我是咬牙切齿才完成的。26公里的距离可能就是我人生的极限,再多跑一步也跑不动了。

既有朋友劝,也有家人劝,说我第一次跑马拉松最好是跑个半程,也就是21.0975公里。我说,我已经跑过26公里,超过了半程的距离,再跑半程没有意义。

对于我是否真的能够参加“郑开马拉松”,帅克一直还是很担忧的。到现在为止,我还从来都没有在沥青公路上跑过步,一直以来都是在跑步机上跑,二月份去普吉岛度假时,那是在沙滩上跑步。

3月初的一天,我刚从外地出差回到北京,便收到帅克发来的短信,说周日早上7点钟在朝阳公园有一个跑步活动,是在公园里的沥青路上跑圈,跑一圈大约是4公里,我可以真正体验一次马拉松赛道的沥青路面。

朝阳公园是北京市四环以内最大的城市公园,原称水碓子公园,始建于1984年,1992年更名为北京朝阳公园,2004年9月15日,朝阳公园北部园区建成,实现全园向社会开放。朝阳公园南北长约2.8公里,东西宽约1.5公里,规划总面积为288.7公顷,其中水面面积68.2公顷,绿地占有率87%。

一大早,我按照帅克发来的地址,打了个出租车去了朝阳公园的东1号门。一看,来参加跑步活动的人还真不少呢,大约超过30人。有几个人我是见过面的,大家都在同一家健身房锻炼。但是,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

3月初的北京清晨,天气还是有点冷。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朝阳公园跑步,习惯了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步,一下子很不适应在公园里跑圈。我仅仅跑了两圈,距离大约8公里,就停下来休息了。还有不少人和我一样,跑完两圈就休息了,只有少数几个人一直在跑,他们要跑五圈,跑20公里。

那时,我没有跑步手表,也没有跑步app,我只是凭直觉,感到在公园跑要比在跑步机上的速度快。我问了一下负责计时的跑友,果然,我跑一圈用时24分钟20多秒。

一个热心的跑友走过来和我聊天:“一看你就是在健身房跑步机上练出来的。”

哇塞,这人也太牛叉了吧。

我问:“你怎么知道?”

他说:“一看你这种跑姿就看出来了。两只脚抬得老高,没有往后蹬地的动作,这种人都是跑步机上练出来的。”

原来如此,跑步机跑步的习惯性动作就是两条脚上下腾空的,缺少脚蹬地身体向前冲的动作。

回家的路上,我接到帅克的电话,问我们跑完没有,他已经开车赶过来了。我没有跑步手表来计时,脚上穿的也不是跑步鞋,我按照帅克提出的建议,重新购置了跑步的装备。

2

一了解,原来跑步鞋里的学问真大。什么支撑、减震、缓冲,脚外翻、脚内翻,名词概念一堆一堆的。

我费尽了周折才在王府井大街的利生体育用品商店里找到亚瑟士跑鞋专卖柜台,卖鞋的是一个北京阿姨,一张嘴不拉不拉地说个不停。

我问,应该怎么选择跑鞋。

她说,这儿有两款鞋,一款是训练鞋:GEL-NIMBUS—9,另一款是竞速鞋:虎走。她既不问我的体重多大,也不管我的脚型如何。我按照这位阿姨的推荐把两双鞋都买了,我平常上班穿皮鞋是穿42的,买跑鞋就买了42.5码的。后来才明白,这个卖跑鞋的阿姨根本就不懂跑步。初学跑步的人根本就驾驭不了虎走,我穿了一次就送人了。另外,买跑鞋一定要比平时的鞋大两码,随着你跑步越来越多,两只脚上的肌肉和韧带也会,你的脚会变大。我选择仅仅0.5码跑鞋的结果,就是两只脚的大拇指经常会被顶得很痛,就会变成黑指甲,过一段时间,黑指甲掉了,指甲掉了之后再跑步,大拇指又会很痛。

王府井大街的利生这个专柜仅卖跑鞋,没有其他装备。

某一天,我到华贸商城逛街,看到了新百伦专卖店,专卖店的外墙上贴着一个跑步的广告,一个黑人穿着一款跑步背心和短裤在奔跑。不过,专卖店只卖跑步背心,却没有与背心配套的短裤。售货员说,跑步装备这种东西难得有人来买一套,她们专卖店还是以卖休闲运动服为主。

距离新百伦店不远处就是耐克店,那里倒是有成套的跑步背心和短裤,好像还是刚刚上架的新货,还没有标出商品的价格。也有排汗功能,面料之间是无缝拼接。我对售货员说,我要买一套背心和短裤。售货员打电话问清了价格后才卖给我。

在耐克店里我还发现了一款跑步袜,是分左右脚的,对于脚的不同部位都有不同的保护。尽管我的马拉松历程还没有开始,但我已经在为跑马拉松买了一堆从头到脚的装备。

3月下旬的一天,乍暖还寒,帅克约我到天坛公园进行一次赛前的训练。我们的训练路线是从天坛南门出发,跑过东门、北门、西门,然后又跑回到南门。

快到南门的时候,我感觉到左脚的足弓部位开始有疼痛感。坚持跑到南门,我问帅克:“跑了一圈是多少公里。”

帅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佳明405跑步表说:“5.7公里,37分钟”。

帅克说,脚疼就不要跑,千万不能带着伤跑,一定要休息。

两天过去了,左脚足弓的疼痛有所缓解,但走起路来一陂一陂的,仍觉不适。

再过一周的时间,就是“郑开马拉松”的比赛日,我的左脚伤成这样,还能去参加比赛吗?即便参加了比赛,能顺利跑完42.195公里吗?如果跑了一半,脚伤得更加严重了,那该怎么办?

我同意帅克的看法,一上来就选择跑全程马拉松,有点着急了。

我是2008年12月才开始接触跑步的,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4个月左右的时间,这四个月里真正用在跑步上的时间大概也就1个多月吧,不超过40天。

更何况,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跑过步。就仗着这几年登山过程中积累的体能和经验来对待跑步的,我不缺毅力和耐力。但是,跑马拉松一定是有它自己的规律,你不得不遵守这个规律。

登山的这五年里,我曾经先后四次放弃过登顶。2006年5月6日,我在西藏攀登海拔6026米启孜峰的时候,在距离顶峰仅剩50米的地方被迫放弃下撤,非常令人遗憾。

到底是放弃好,还是不放弃好,这都是有条件的,绝对不能一概而论。尽管马拉松比赛的距离都是一样长,但参赛的每个个体之间的差异则是巨大的。有人轻而易举就能完成的事情,换一个人可能会感到难于上青天。

学会现在放弃,是为了将来的不放弃。现在放弃参加“郑开马拉松”,是为了下一次能够顺利完成一次马拉松。决定放弃参加“郑开马拉松”后,我第一时间告诉了帅克,他回复说,等脚伤好了,接着练习长距离跑。

我的左脚是伤在足弓的位置,俗话说“筋骨疼痛一百天”。在养伤的三个月中,我在健身房一边骑自行车增强心肺功能,一边做腿部力量训练。

跑步时,是左右两个脚都在交替着出力,没有一只脚可以偷懒,可是为什么却是左脚的足弓会受伤呢。后来我悟出来了,可能是我的左腿的肌肉力量不够强,左脚的足弓承担了更多的本应该腿部肌肉来承担的工作,也就是说发生了“代偿”,一旦这种“代偿”突破了“阈值”,足弓就会受伤。

3


生怕起得晚了,便把手机的闹钟定在5点半。

8月9日,早上3点多的时候我就醒来了,抬手看了一个手表后,又倒头接着睡。再醒来的时候是5点15分,再也睡不着了,我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等着5点30分闹钟响。

我是那种只要心里有事晚上便睡不踏实的人。

早上7点整,我要参加在朝阳公园举办的半程马拉松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距离超过20公里的跑步比赛。

前一天晚上上床睡觉之前,我把跑步背心、短裤、跑步鞋、跑步袜、两支宝矿力、两支红牛等预计比赛时要用到的东西都清理了一下,千万千万不要落下什么东西。

早餐很简单,白开水煮了两个鸡蛋,一盒三元牌脱脂牛奶,一块全麦面包。

天空灰茫茫的,云层越越厚,有下雨的兆头。

当我赶到朝阳公园1号门的时候,已经来了很多的跑友,足足有五六十人吧。有不少人是跑步俱乐部熟悉的跑友,帅克还专程从大老远的住地赶过来指导我。帅克说,千万不要快,就按照自己原来训练时的速度跑,能跑完成就行。

我也领到的自己的号码布,是060号,不过没有芯片。

我参加跑步俱乐部在朝阳公园跑步活动大概有六七次了吧,一般每次都跑两圈,也就是10公里,跑半程马拉松21.0975公里这么长的距离,这还是第一次参加,心里还是没底。

过了7点比赛正式开始,绕着公园内的一条路跑四圈,每一圈是5公里多一点,加起来是半程马拉松的距离。

路线是熟悉的,平时训练的时候跑过。一起跑就被前面的人不知不觉地带快了,跑得呼哧带喘的,也就是跑了10公里,速度即刻就降下来,两条腿感到沉甸甸的,越跑越抬不起来。

帅克告诉我,无论怎么样,训练必须是要坚持做的,千万千万不能半月二十天不练,那样的话以前的功夫可能就白费了,又要重新开头。帅克的话我是记住了,没有时间跑10公里,那么,我就跑5公里,争取把速度提升的快一点。

和跑友们聊天时得知,这里很多人都有10年以上的跑龄。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已经跑了30多年步。和他们一比,我仅仅是个刚入门的菜鸟,还需要继续努力。

我的身高是1.75米,体重75.1公斤,作为一个跑者来说体重有点偏大。我在《英国皇家特种部队训练手册》一书中看到,如果是作为特种兵的话,1.75米身高,体重在64.5——71公斤才是中等的体重。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我起码还需要减下4公斤的体重才行。

尽管只是跑个半程马拉松,但我也是不敢懈怠的,我是认认真真地用跑全程马拉松的思路去跑半程马拉松的。

就是说,我不能把所有力气都耗光在半程马拉松的终点,我心里始终要想着这仅是一半的路程,我要留下足够的体能继续跑,而不是跑到半程的终点后,就瘫倒在那里,动也不能动。

这就如同我们登山一般,顶峰绝不是终点,它只是旅程的一半,我必须留足了力气用来下山。我是为了日后再次攀登8000米的高山去跑步的,因而我的思维就不只是跑者的,而是高海拔登山者的。

我也不知道我的配速是多少,我只是根据呼吸的节奏跑,我不要跑得太累,只要能够达到巡航的速度就行,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体验跑半程马拉松的过程中身体是何种感觉。

跑完两圈,也就是10公里的时候,我补了一次水,喝下了一支宝矿力。

最终,我用了2小时34分的时间,跑完了半程马拉松。不过,这还不是一场真正的半程马拉松比赛,而是跑步俱乐部的一次测试。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