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勇:我们对“自己”了解多少——《与身体为敌》阅读笔记

资讯日期:2021-07-10 08:28



题中所说的“自己”——其主要想说的是身体自己的组织。
我想用亲身经历和专业知识告诉你,你为了追求健康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徒劳。
这是美国著名女性社会学家芭芭拉在她撰写的《与身体为敌》一书中的一段话。


当你读完这句话,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是悲观?还是沮丧?我都没有,我反而感到,我们太需要听到这样的真话了,免得我们始终都处于混沌的状态之中,或处于自己构建的盲目假想之中。
我完全是出于一个职业记者的本能,我喜欢求真。我虽然不是搞医学的,但中国有句老话:隔行不隔“理”。
关于免疫力,你知道多少
这次流行全球的新冠病毒,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给所有人,哪怕是仅有一点点科学常识的人,都注入了重新认知的“知识”,那就是“免疫力”。自身免疫力是何等的重要,就如张文宏教授反复强调如何提高自身的免疫力。其实一切来自外力的作用,包括药物的干预,可能都不如自身的免疫力的重要。尤其是对我这样一个做过2次肿瘤手术的人来说,对免疫力有着更深的认知。
其实身体出现的所有问题,可能都与自身的免疫力出了问题有关,一个是免疫力低下,再就是免疫系统混乱。癌症及肿瘤发生的原因,其实就是两个:一是基因突变;其二就是免疫逃逸。而如何建立好的免疫系统,或是如何提升免疫系统,或是如何改善免疫系统,这些都是一个非常复杂问题,免疫力,既简单又复杂。每一个身体出现问题的人,都希望靠自身的免疫力来战胜疾病的困扰,但常常还无能为力,这不是悲观,这是现实。
众所周知,免疫系统的功能是保护我们不受通常的细菌或病毒侵袭,我们指望它对癌症做出同仇敌忾的反应,但谁能掌控免疫系统,像我们期许的那样实现我们的愿望。但现实,免疫系统,常常被击败,无法筑起你自身抵御病毒及疾病的侵扰。在20世纪临近结束时,科学家已清楚的知道:免疫系统不只给癌细胞发放通行证,还故意违背一切生物学原理,协助它们扩散到全身并形成新的肿瘤病灶。
医生更多的时候是无能为力,但他仍要履行作为一个医生的天职,尤其是勉励癌症及肿瘤患者“要保持乐观心态”,其实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是目前仅有的最好的“办法”。我的主治医生和我说的话是:不用去想它,想也没用,你就是一个正常的人。其实这更多地的靠意念,意念有没有用,没人知道,但我相信,相信的原因,这是目前仅有的有效的方法,除此怎样,那只有悲观和胆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癌症和肿瘤患者,更多的是自己把自己吓死了。
如何提高免疫力?目前已被公认的,或是最为积极有效的办法,大体也就是,1,饮食,通过饮食提高优质蛋白,包括新鲜的蔬菜和水果;2,规律的生活,避免病毒对你的侵害,提高优质的免疫力;3,适当锻炼身体,激活优质的免疫力“强壮”。4,充足的睡眠,不要熬夜;5,不能暴饮暴食,也不是能轻易的节食。
但“身体不是一台秩序井然的机器,而是细胞层面持续冲突的场所,至少在我们已知的一切情况下,冲突至死方休。”
这里找不到告诉你“怎么办”的戒令,也找不到延长寿命、升级饮食和锻炼习惯或朝着更健康的方向精心调整心态的招数。要说有什么的话,我希望这本书能够鼓励你重新思考个人掌控身心的项目,我们都希望活得更加长久和健康。
作者在序言的最后一段话还是积极的:你可以痛苦无奈地把死亡视为生命终止,再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延迟死亡的到来。也可以更加现实地把生命视为永恒(个人并不存在)的中断,抓住这个短暂的机会观察并与我们身边这个充满生机、令人惊奇不断的世界交流互动。
锻炼身体及运动是为了啥
认识到自己已经老得可以离世以后,就认定我也老得不必再为追求长寿而忍受痛苦、烦恼或无聊。我吃得很好,意思是我选择美味且尽可能延迟饥饿的食物,如蛋白质、纤维和脂肪。我做运动——不是为了长寿,而是因为运动让我们心情愉快。
健身,健身房,器械,游泳,运动,有氧运动,跑步,快走,每天不低于6000步,或是8000步,或是1万步等等,出汗,使过多的脂肪得到燃烧,或转化为肌肉等等这些,其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增强体质?是提高免疫力?是可以延年益寿?标准的答案很难给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避免长久的久坐。
运动可以带来心情愉快,这应该是可能,在运动中重要的是,你暂时排挤掉了那些不必要的烦恼和多思乱想。艺术家,唱歌的歌唱家等长寿的比较多,这主要是心情的愉快。运动可能不一定给你带来的是长寿或是没有疾病的光临。
什么能给你带来心情愉快,可能是重要的,当然运动可以带来心情愉快。带来心情愉快的渠道还很多,不是运动这一条途径。
我经过第一次的肿瘤手术后,在健身房做体能恢复锻炼,我个人还有个认识,锻炼身体,不是为了长寿,而且运动和锻炼身体也不一定就能长寿,但好的体能,可以使在病床上自己尽量少遭点罪,如能这样,运动和锻炼身体也是必要的。
作者在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老得足以死去是一项成就,不是失败,它带来的只有值得庆贺。
在我看来,这样的生死观,也会帮助我们在运动,保健,体检等方面做选择。
我们从小到大,几乎没有接受过生死关的教育,而留在脑子里的生死教导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在我看来也显得过于“空谈”,离现实,离疾病感觉实在是和自己无关一样。
有多少人,每天是沉迷健身房里的,跑步机,器材,瑜伽,游泳,撸铁等等,每天在健身房里所耗费的时间,成为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20世纪末,对身体健康的浓厚兴趣突然在美国出现并传到世界其他富裕地区,对此没有哪条历史解释令人满意。一个简单的因素是,健康相关的体验,如健身房提供的体验的可及性越来越高。如今,全世界有186000(这个数字还是几年前的)家健身俱乐部,年产值810亿美元,其中约260亿美元在美国,德国和巴西紧随其后。
同时,近年来,我们还发现“健身或追求健身的努力很快对中产阶级具有了另一个功能——识别信号或“阶层标志”。”就如“吸烟或手握啤酒躺在电视机前的不健康行为属于下层阶级,注重健康则昭告自己属于高阶层。”
如再看看对食物的选择,有钱人选择“天然”,绿色,有机,全麦,橄榄油,低脂肪等等,每个人每天完全投入在对饮食的全方位“科学饮食”,当然包括喝什么水等等。
健身是另一种形式的醒目消费:有钱人做这件事,下层人士则倾向于避免花钱锻炼。
由健身文化创建的社会空间有些近于乌托邦的东西。忘了没钱或没空健身的人们。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每天有多少人是在有意思的健身,有多少人根本就没有健身概念,当健身成为一个概念的时候,健身和自身的关系,感觉完全是一种升华。
健身和死亡
我想表达的是,健身是健身,死亡是死亡。
20世纪晚期以来,有多少人积极投身于健康“热”——锻炼身体,留神饮食,戒烟戒酒——却照样要死去。这一点要搞清楚,现实有多少热衷于锻炼的人突然离去,包括健身教练,健身专家,包括饮食专家,专门研究养生的专家,等等,有的还很年轻,很多都是匪夷所思地死于什么癌症或心梗,有的死前身体还很好,只能感叹人生无常。这样的事例实在是太多了。
但健身,锻炼身体确实是有利于身体,可以提高免疫力,或较少疾病或病毒的侵袭,但不是绝对,这已是被科学研究证明的东西,或是说是基本常识。一个国家提倡全民健身,全民锻炼身体,强壮的体魄,但死亡依然是该来还照来,这是人们不愿见到的,但现实就是现实。
面对这样的实例,人们更多的是对死者的“生活方式”指手画脚,哪种就是绝对的正确,哪种就是绝对的错误,其实基本还是各说各话。我想人不是机器,无法都完全“格式化”,如真是那样,不是千差万别的人,那人还是人吗?
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乔布斯2011年死于胰腺癌,再次引爆辩论狂潮。他是一个食疗信徒,具体说来他只生吃素食,特别是水果,即使医生向他推荐高蛋白脂肪饮食,为萎缩的胰腺补充营养,他也不肯偏离这个计划。再聪明的人,一旦进入自己的认识,也没法完全说是对与错。针对癌症,据说他还采用过饥饿疗法,从理论上说,可以把癌细胞饿死,这听起来也是有些荒唐,但又感觉像是道理。
不吃任何甜食或是远离糖的摄入,其原因癌细胞喜欢这些东西,但一个正常的健康的人,好的细胞和增强免疫力,也同时需要这些有益的糖分。
书中这样描述:素食主义的辩护者指出,他的癌症可以归因于他偶尔大吃特吃蛋白质(据报道他吃过鳗鱼寿司),也可能由于年轻时捣鼓电脑接触了有毒金属。但还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把水果当饭吃要了他的命;从新陈代谢的角度,水果饮食相当于糖果饮食,只不过是水果含果糖而不是葡萄糖,导致只好勉强地持续分泌更多胰岛素。至于性格问题——近于躁狂抑郁的情绪波动——完全可以合理地归因于频繁发作的低血糖症。
凭着足够的悟性——或恶意揣测,一切死亡几乎均可归咎于死者的失算和差错。这样的记录和描述,感到是否很荒诞,其实一切荒诞都是现实发生和可能的存在。
也许人类的思维方式就是这样,坏事发生或有人去世时,我们总要找理由,最好能找到一个自觉的主体——神、精灵、坏人、心怀嫉妒的熟人,甚至受害者本人。
这话说得在我看来说得实在是太精彩了,我们都是这样的思维方式。
我还想到一个问题:疾病是不是个体问题。这样的问题,我想医生或专家学者可能不太会想这样的问题,只有我这样一个记者会去想这样的问题。准确地说,我是一个财经记者,即使是对社会等多领域的新闻,我也潜意识地从财经的视角去看待这些新闻和问题。
18世纪与21世纪的知识基础差别巨大:我们的先辈认定,人类面对审判的全能的上帝时无能为力,上帝能够随心所欲降下灾祸杀死成千上万人;如今的假设是,人类的力量几乎不受限制。我们能够(以为能够)用细胞和化学术语理解疾病的成因,就能通过遵循医学立下的规矩避免生病;避开烟草,锻炼身体,接受常规医学筛查,只吃时下公认的健康食品,等等,只要做到这些,就不会生病,就不会死亡。只要做不到,就是自求早死。
中国医患之间的矛盾冲突,其实和国人普遍没有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健康常识、疾病常识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们过多地是说的“天花乱坠”,或是看到的是一个“客户”,而不是病人,最基本的人为关怀都谈不到。
苏珊。桑塔格在其著作《疾病的隐喻》和《艾滋病极其隐喻》中对压迫人的疾病道德化表示反对,疫病越来越多地被描述为个体的问题。她说,教训是:“注意你的胃口。自己保重。不要放纵。”她指出,就连与生活方式没有明确相关性的乳腺癌也可以怪罪于“癌症性格”,这种性格有时定义为愤怒受到压抑,想来应该能够找到治疗方法。我们看到,连乳腺癌宣传的主力群体也对可能的环境致癌物或激素替代疗法等致癌的医疗制度言之寥寥乃至只字不提。
“是否选择为了健康而改变行为,最终取决于个人。”
有钱人兢兢业业勉力遵循健康生活的最新药方——在日常计划中增加全麦食物和健身时间——不太有钱的人基本上依旧身陷原先舒适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中无法自拔,吸烟,吃觉得美味又买得起的食物。穷人和工人阶级之所以抵制健康热,有几个明显的理由:健身会员费可能很贵;“健康食品”通常比“垃圾食品”价格更高。但随着阶层分化,下层社会任性不健康的新脸谱很快与粗野半文盲的就脸谱融合。
作者还这样说;我们虽然自诩聪明而“复杂”,却不是自身命运或其他事物的唯一设计者。你可以勤于锻炼,吃医学上时髦的食物,却照样因为惹了蜜蜂受到叮咬死去。你可以是身材颀长、气色红润的健康典范,你体内的巨噬细胞照样可以决定伙伴同新发肿瘤奔赴它的命运。
这样的表述,应该已很通俗、很形象了,人们看到这些,应该很清楚作者的表达了。
每年约有5500万个独一无二的个体死去,但宇宙依然安然无恙。没有我,一切仍将继续。如果从目前科学所预测的结论应验的话,从现在起再过28亿年或220亿年,宇宙本身会走向终结。认识何等的渺小,我们人是何等的无能为力。
如果能尽量躲避不必要的医疗关注,真没必要过分的医疗检查,而失去正常的生活。如你喜欢运动或是去健身房,或跑步,或坚持自己喜欢的走路,或唱歌等等,包括瑜伽等等,除了这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其实从科学的研究来看,真没有那么多的这不能吃,那不能吃,包括以往形成的一些恶习,只要不过度,人生过于短暂,不能放弃这些乐趣,否则人生就太漫长了。
这不是自暴自弃,这更不是悲观主义,当真能把一些问题看得开时,人会很豁达。其实对死亡没那么可怕,其实人们更多的是害怕死得痛苦。我们应该把精力更多地放在人文关怀和临终关怀上,这才是对人的尊重,使得每一个人在世上保存有的尊严,在这一问题上,我们做的实在是太差太差了,这是我对现实世界的失望,对当下这个看似科技快速进步的文明社会的失望。


我作为一个肿瘤患者,我非常感谢我的主治医生,我国普外科专家韦军民先生,我和他的沟通和交流是完全畅通的,这对一个肿瘤患者和医生是非常重要的,前一段,我去医院复查,当他得知我个人在平时不断地了解和研究相关肿瘤医学常识时,我想他是怕我没必要给自己增加负担和精神压力,他对我说:志勇,你没事儿,你不用过多的用精力来研究它,我们做专业的,研究一辈子还没研究明白呢。
我喜欢在科学面前说实话的专家学者。我们寻求掌控身体、思想和生命,可是由谁、由什么掌控?我想表达的是,正是我们相信科学,愿意学习基本科学常识,所以,科学是有局限性的,不是万能的,是有很多东西是解决不了的,是人无能为力的。
“身心”是什么?意念有没有作用?“气色”是否存在?心情愉快对疾病的积极意义?据说“暗物质”存在的证据比精神或灵魂的证据牢靠的多。在杨振宁先生看来,造物者是存在的,宇宙不是偶然。即使是这样,那人更是如此,由此,想开了的话,在内心里,还真需要有一种“一切随它去”的超然心志,这不是自欺欺人,是泰然的觉醒。
因为你能活得愉快是关键。
这是一篇读书笔记,如感觉对自己或他人有益,那就麻烦你转发出去。


张志勇: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辑,中国民营经济50人谈成员,资深财经作家



「大象读书会」

大象无形,更丰富更有意思的阅读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象读书会”

微信公众号:dxdushu

你点赞,我高兴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最新资讯

热门新闻

猜你喜欢